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但心大的金依旧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回到了自己公司,看着电脑里的那些文件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当时信誓旦旦的对姐姐说要自己创业,结果……自己业绩不是最低的那位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嘟——”手机铃声不适时的响起,金摘下眼睛,拿起手机一看“格瑞?他怎么给我打电话里,难道是有什么事吗?”虽然有点搞不明白,但金还是接下了电话 毕竟格瑞那家伙平时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是绝对不会打电话的


        “喂?格瑞,有什么事吗?”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熟悉声音,格瑞不禁松了一口气,“没什么,金……你……”“你到底怎么了?格瑞,为什么今天在聚会上你就有点不对劲了”金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和格瑞对话“没什么,金,你能和我说说吗?关于那个梦的事。”金听完格瑞的话 不由得一愣“当然可以啊!我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呢”金又把那件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那你认为,那件事发生过吗?”  “哈哈哈,格瑞你到底怎么了?”格瑞听着电话里的笑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候着金的回答“应该吧,我也不知道,毕竟他们都说梦境里的事都是另一个次元的我所发生的事嘛”格瑞知道,对方在隐瞒,既然对方不想让自己知道,那自己也最好不要强求较好,要不然,双方都撕破脸皮的话,反而不好解决。“我知道了,少看那些东西”金听了之后到挺高兴,以为瞒过格瑞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无聊吗,对了格瑞,要注意身体啊!”    “嗯,我知道”结束对话后 金依旧开始手上的工作

   

        “哒哒……”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击打着,如同装星辰一般的紫色眼瞳此时充满厌恶。“卡米尔”男人开口唤了一声“大哥,我在”   “去查一下,有关金的事”卡米尔微微愣了一下“是,大哥”,不得不说,卡米尔的办事能力很强,不出十小时,金的信息基本上打成纸质资料摆在了雷狮面前。可雷狮反反复复把那质料看了三遍,也未找到有关金在聚会上说的事 连相似的事都未找到,但雷狮依旧没有死心,一个电话打过了安莉洁,他知道,要是有人能说清楚这些事情的话,除了安莉洁,他雷狮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嘉德罗斯坐在办公室里,半天也未开口说一句话,公司里的下属看见自家老板这个样子,一边猜测着又是谁惹老板生气了 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工作,嘉德罗斯的脾气,他们公司里的人就算不是特别清楚,但也略知一二,“到底是谁啊?烦不烦,本来以为今天老板出去了,还可以摸一下鱼呢。”“你以为就你想啊?好不容易老板不在公司一天,工作量也不用那么高,结果呢?就去吃了一顿饭就回来了。”“那有什么,要我说,绝对是老板在聚会时谁惹了他吧,要不然老板能在办公室安安静静坐这么久?”“那那里是安安静静,那分明是在生闷气好吧?看老板那年色就知道了吧。”“行了行了,说两句就行了,再说下去要是让老板看见了,工资什么的还要不要?”这种安静的环境还未持续很久,就有人打破了这种安静


       “咳咳”一位女生站在嘉德罗斯办公室门口整理自己的衣物,与其说是整理 倒不如说是在考虑该怎么样才能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引起嘉德罗斯的兴趣(说白了就是在想怎么样勾‖引)别的人看见了,默默的替哪位小姐在心底默哀。要知道嘉德罗斯向来讨厌这种不思进取,只知道白日做梦的人“老板,您安排的文件我都完成了”女人甜甜的声音传入嘉德罗斯的耳里,嘉德罗斯听见了,也只是抬头拿文件,看见对方衣服的领口不禁眉头一皱,他当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不过比起这个来,他更关心文件处理的怎么样“啪!”文件被嘉德罗斯大力摔在桌子上“这就是你说做了三天的方案!!”嘉德罗斯愤怒的声音传到外面正在工作的人耳里,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唉,八成没了”


        在嘉德罗斯办公室里的女人此时一脸委屈“嘉总,我说的都是真的”说着还故意可怜兮兮的向嘉德罗斯靠去,可惜 幻想中的场景在现实根本不会实现。“滚!”嘉德罗斯怒喊一声,硬生生将那个女生给扔了出去。或许是知道了自己的无礼行为“行了,之后我会把补偿发给你,记得去财务部把这个月工资领了,以后就不用来公司了,我们这里不需要无用之才。” 即便是压着怒火的语气,依旧无法掩藏嘉德罗斯狂傲的性格。   “别啊,嘉总,我知道错了。”   女人跪在地上,哭着祈求着。但这又能带来什么呢?

  

        【那个,渣渣!】嘉德罗斯无法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那些不断在脑海里变化的记忆片段。充斥着血腥的气味。让人感到不适。嘉德罗斯很不理解 明明是没有发生过的事,却偏偏感到无比的熟悉。就好像……好像一切都是重来的样子


        剧烈的疼痛让嘉德罗斯不得不停止了思考,良久,一点笑声办公室里传来,那不是强者嘲笑弱者时的狂妄,而是自嘲,【怎么?重来一次就不愿意和我一起走近一点了?还是说,那一次的事,你怕了?果然,渣渣就是渣渣。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快开始了?】


         梦境已碎裂,现实的压迫,剩下的选择又会通向那里?


作者有话说

       我咕了老久了【一半是因为期中考,然后五一我玩嗨了就……】咳咳,都已经过去了对吧?



呼~是我所想的反应,原先的op也已经删了,现在就坐等新的op了,七爸加油,关于有人说音乐抄袭这件事,我并不认同 因为这个需要专业的人士来鉴定,一般来说,旋律等有些因素很有可能会撞,但不一定是抄袭,真正意义上的抄袭是完全一模一样甚至没有多大变化的(以上关于抄袭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反正就是没有专业人士鉴定过后确认是音乐抄袭的,请不要乱传凹凸世界第四季片头曲是抄袭的,谢谢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艾比和埃米这是长大后的模样吗?还是前世的模样?(话说回来,艾比和埃米身后那个人是谁?)讲真看见金和格瑞打架我只感觉自己心口有点痛,(毕竟是本命Cp)但是嘛,是可以理解滴!金和秋我只能说不愧是亲姐弟吗?元力技能简直一模一样,秋左边那个是凌姐,右边那个是真哥,但是秋生后那个人是谁?呜呜呜,七爸,咋不求别的,只求人设别崩

贴纸

嘿嘿!是今天在小卖部逛的时候看见的贴纸!凹凸世界的,是真的稀奇,以往我想要的主题基本上都是没有的,今天居然看见了

(tag私心)

拼图

是的没错,如题,我在家里拼了将就两个小时的拼图(是凹凸全家福实际上并不全)(私信all金)



我好拉,但是还是想试试……七爸看看孩子吧!@七创社 

『③』被欺负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哼哼~”金走在前去食堂的路上,哼着小曲儿,走路一蹦一跳,呆毛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模样可爱极了。但在路上没有一个人给这个少年好眼色看,他们一遍说着少年一遍走路,有的说着说着还背地里笑。突然,一个蓝色的声影从金身边闪过。金想也不用想,-除了神近耀这个学校里就没有几个能和他一样的人了。


“好多人啊”这基本上是金来到食堂后的唯一感慨,在外面微微看了一会儿,金找了一个排队的人稍微少了一点的排队,等了大约有八分多钟,金拿着自己的午饭刚准备去找安莉洁就被三个头发染成红色的不良少年拦下了“哟~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少爷吗?怎么?自己一个人吃饭呢”金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怎么还有比我以前还要中二的人】“额那个,我不是一个人的,我正准备去找安莉洁呢”    “哈哈哈哈——”那三个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仰天大笑“就凭你?还想和大名鼎鼎的圣女一起吃饭?小子,你这是白日做梦呢?”一旁的人听见了,也在一旁笑话金,那三个人中的头走向前,用力推了金一把,金没有站住,整个人向后跌下,饭菜也撒在地上“…………”金无语的看着那三个正在笑的不良少年,什么也不想说。


那三个人中的一个人向一旁一看,瞬间就安静下来,不敢说话,另外两个人见了,也扭头一看,也是瞬间安静,额头上还冒出了丝丝冷汗,他们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莉洁和安迷修,就算金再怎么讨人厌,但是这是在学校,学校里最大的除了老师及老师以上的人以外,就数学生会的会长安迷修最大,敢在他面前欺负人,不好意思,等着被扣分吧,顺带去办公室见丹尼尔,那里还有一千多字的检讨等着。


“金,你没事吧?”开口的是安莉洁,只见她慢慢走向前,将金扶了起来,那三个人也是一惊“操,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没有人敢说出来,三个人最后是被安迷修带去了丹尼尔面前,顺便以欺负同学的错各被扣了六分。“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安莉洁”金拍拍身上的灰,顺带整理了一下衣物“就是衣服上的脏东西有点难清理了”  “嗯”安莉洁在一旁附和“确实,要不要去换衣间换一身衣服?”安莉洁依旧慢悠悠的说话“这到不用,唉,安莉洁你吃完饭了吗?”“唉,我嘛?已经吃完了哦”   “嗯,我还是去买一个面包吃算了”


下午金才从厕所里出来,就被一个女生给推到墙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个男生,笑的一脸兴奋,“大姐大,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练手目标?”哪位女生用手抬起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是啊,渍渍渍,这张脸,长得真是好看呢~肌肤好的我一个女生都羡慕了~”【不是,我哪里惹你们了,一个两个都来欺负我】“切,长得再好看,还不是贱人一个,那里有我们大姐大好看” “呵”似乎是被刚刚那句话给取悦到了,女生不屑的笑了笑,“是啊,长这么好看,真是可惜了。”女生收回了手,退到一旁冷漠的开口“动手”  “好嘞!”那几个男生听了之后直接拳打脚踢,金没有别的办法,他要是一动手,面前这几个男生还有那个女生绝对会进医院,现在姑且先忍忍吧


“你们给我住手!”几个男生背后传来一声男声,严厉的看着这几个男生“欺负同学,成何体统!”几个男生推到一旁,金这才看见了来者的模样,白色的头发,深金色的瞳眸,-此刻正严厉的看着那几个人“一千字的检讨,明天早上来了就放在讲台上,我来收”几个人面色一惊,为首的那个女生道“凭什么?”白发老师不慌不忙的说道“没有为什么,行了,马上给我回教室。”   那几个人瞪了金一眼,然后一脸愤怒的回教室了,“谢谢您,丹尼尔老师”  “嗯”白发老师应了一声“快回去吧”声音很平淡,眼神却没有那么平淡,金看的出来,丹尼尔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垃圾一样厌恶。


【嗨,相信原主的人还真是少呢】金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微微摇了摇头【但是都没有关系了,毕竟只要元力种子找齐了,大家就都会回来了。】金依旧朝气蓬勃的走在路上,自习课上,总有人在小声说着什么,金没有什么心情去听,只是专心于手上的画作,画技并不好,基本上都是些Q版人物,画的是他们一群人在凹凸大赛的一张合照,现在那张合照在战斗中不见了,金现在也无事可干,干脆就画这个了,不过,画上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秋 画完以后,金就拜托安莉洁替他收好,毕竟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喜欢找他的麻烦。


“终于放学了!安莉洁谢谢你帮我了。”安莉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客气”   “嗯”金背起书包“我先走了,安莉洁,拜拜,明天见!”   “嗯,明天见”   安莉洁抬起头刚想说什么,金就已经跑出了教室,“…………”【刚刚还想提醒他,让他小心一下回家路上的一个小巷呢】没办法,金一直是这个性子,干什么都是说了就立马行动。


“哼~哼哼——”金依旧还是哼着小曲走在回家路上,脑子里还想着回家以后秋给他准备的夜宵呢。突然就被一个人拽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一个两个都这样,怕不是有什么毛病】“老大,这样真的好吗?这小子好歹也是登格鲁集团的小少爷,要是真出事了,那……秋会放过我们吗?”【得,有人知道的话就先放了我行吗?我还要回家吃饭。】金在心里吐槽,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混混【就这?我能一个打十个!】“怕个屁!管他什么集团的少爷,在我们手里就是垃圾一个。”可怜这个混混刚刚吐槽完,腹部就传来一阵疼感,整个人直接飞了出来,撞在了墙上


“啊?哈哈……”金尴尬的笑着“晚上好啊,嘉德罗斯”现在那个人是肠子都悔青了,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嘉德罗斯刚刚好从这个巷子口经过,不巧刚刚好就听到了那句话,别的人就只当成一个人在耍嘴皮子,管都不管,但嘉德罗斯是什么人?他会管你这些吗?那句话在他听来,就是挑衅,挑衅?在嘉德罗斯那里也不是不行,前提就是打的过他,要不然,就是等着被他揍得进医院吧。


“啊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少爷晚上好啊,这么晚出来是干什么呢?”几个人面上恭恭敬敬,实则心里早就骂了嘉德罗斯不下万遍了。“这么,过来找找乐子不行!?”语气霸气,不留一点余地,金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出好戏【漂亮,嘉德罗斯还是老脾气。】金面带微笑,眼神怜悯的看着几人,按照嘉德罗斯的脾气,这几人,不是瘫痪就是要残。以嘉德罗斯现在对他的好感,他敢笃定,只要他开口为他们求情,他和嘉德罗斯就不可避免的要打一架,别人会嫌麻烦,他也嫌,所以,【管他呢,看戏不香吗?嗯……确实没有姐姐做的饭香】


嘉德罗斯抡起拳头就打在一个人的肚子上,顺带一个扫腿将另一个人弄翻在地,刚刚起身一只手抓身后的人就是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嘉德罗斯 干得漂亮!】金在一旁看着,心里还给嘉德罗斯加油打气,“渍”不屑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人拿着一把小刀就向嘉德罗斯冲去,但嘉德罗斯侧身一躲顺手就抓住了对方拿着小刀的手,用力,“啊————!”“哐当”是刀掉在地上和惨叫声。金被这一声尖叫给吓了一跳,但很快,金就一脸无辜的看着这一出好戏。


“求求你了,救救我们吧!”欺凌者向被欺凌者求救,多可笑的一幕。但现实就是这样,什么都有可能实现。但金还是心软了“那啥……嘉德罗斯,蒙特祖玛好像给你打电话了”这到也不是什么假话,毕竟嘉德罗斯的手机就在离金不远的地面上,一眼就能看见手机上的东西,“渍”嘉德罗斯不满的拿起手机,开口就是不耐烦的语气“什么事,快说!”     “老大……您的父亲要见您”  ……“我父亲?行,我会尽快回来的”嘉德罗斯刚刚挂断电话,回头恶狠狠的看了那几个蜷缩在角落里的混混,拿起放在一旁的东西就走了,金见嘉德罗斯走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带着也没什么用,干脆自己也先行回家了,


“唉。”金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保着抱枕叹气,“怎么了?”秋担心的看着自家弟弟,光说脸上的伤它的知道自家弟弟又被人欺负了“没什么,姐姐,就是为什么我们学校附近这么多混混啊?”……秋外头想了想“那有什么办法,最近听人说,是有一个拿钱将这些人召集到了这里,警察最近有在调查这件事,你也别太担心了,保护好自己就行。”


“嗯”金轻声回答过后起身就和姐姐道了晚安,自己就先上楼了,桌子上摆放着四个“钥匙扣”之前是三个,现在多了一个黑黄相间的棍子模样的“钥匙扣”嘉德罗斯的元力种子,找到了


作者有话说

再不动笔,我就要忘记这个坑了,唉,能看就将就着看吧,反正我就是个渣渣。


病娇之恋8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经历了这么多以后金总算是脱离了自己上一世的命运,而那两位也找回了自己本该有的美好结局。


时间流逝的极快,几乎是转眼间,当初还是青涩少年的他们如今已经是步入社会的人了。地铁上一位二十几岁的金发男士看着手机,一边用手回着消息。“还真是像一场梦呢,这么快大家都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不知道是谁在群里了一条消息


大家分别这么久了,什么时候出来聚一聚,就当是好友重见了,


很快,这条消息就得到了回应

“是啊,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老同学们过的怎么了?”

“我无所谓,地点在那里?告诉我,我还要工作,我工作还挺累的”

“嗨,嫁了一个小富豪,现在什么都不用管,日子还挺好的”

“我就一社畜,这种生活就只是想想。不过有一说一,我们班上那几位大佬会不会来啊?”

“在下吗?,我最近的工作还算轻松,抽一天空出来放松放松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啧,这种事情,下次直接给雷德说,如果格瑞要去的话,我也奉陪”

“哈哈哈哈,这么久了,嘉德罗斯还是这么喜欢和格瑞比啊”

“就是就是,格瑞恐怕来了不久就会走了”

“同学聚会?算了,我最近没事可干,就当凑个热闹”

“我听大哥的”

“哎呀呀~就是不知道某位人士会不会来了,毕竟这种聚会金可是最感兴趣的呢”

“啊!凯莉,你怎么知道

“知道这种事难道很难吗?每次班上有什么聚会就属你最激动”

“好像是这样哈”

“我会去的,秋姐让我看好金”

“唉,姐姐也知道了嘛?”

“嗯,刚刚才给我打了电话”

“唉,要我说,秋姐是怕金又迷路了吧?”

“我那有这么容易迷路!”

“哦~上次我让你陪我去逛会儿街,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儿,人就不见了,最后打电话给我说迷路的是谁?”

“那只是一个意外!”

“金,如果格瑞不来的话,你确实会迷路”

“唉!安莉洁,为什么你也这么说”

“……我都看见了”

“好吧”


各位在群里聊了半天,最后聚会的位置定在××店,店虽然不大,但也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可以消费的


“啊!大家都来了!好久不见了。”金发碧眼的男士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嗯”银发男士看见他,只是微微点头随即转身和身边的秘书说话,“哟~这次来的挺早的嘛”开口的人是一位头发上别着粉色星星的女士,一件瑰红色抹胸鱼尾裙,肩上披着墨色的西装外套。完美的将这位女士的气质凸显出来。“凯莉,别这么说嘛,我好不容易才没有迷路。”    “行行行,我不和你计较”名为凯莉的女士摊了摊手 ,转身带金去了聚会的包间


“好久不见,金”桃红发色的眼镜男士微笑着对着金打招呼,许久未见,金觉得对方现在已经看不出腼腆,内向了,取而代之的第一感觉就是文弱书生。“好久不见了!紫堂”


“渣渣就是渣渣,慢死了”金不用猜都知道说这话的是谁。灿金色的头发,灿金色的眼眸,一脸不可一世的看着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渣渣,嘉德罗斯”经过岁月的洗礼,所有的人都已经褪去曾经的青涩,金觉得,大家现在这样也未必不好


“哎呀,转眼大家都分别这么久了啊!”   “是啊,现在想起来感觉就过了几天而已。”  “唉,突然好怀念以前啊!”    “哈哈哈,再怎么怀恋,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嘛”


酒气沾染了空气,惹的整个包间都带着一股不明的氛围,金和嘉德罗斯他们坐在一边,其原因就是他们不想喝酒,“还真是少见,雷狮,你居然不喝酒了?”   “一会儿要开车,不能喝”随然说雷狮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被拘束,但他很尊重法律,毕竟无论那个社会,总会有些居心不轨之人。


“大哥,帕洛斯他们一会儿就过来了”   卡米尔依旧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手上拿着一塔资料,很明显,卡米尔就是雷狮的秘书。“他们来了我也不能喝酒,帕洛斯在聚会结束之后不是还要赶回去经商吗?”    卡米尔微微眯了眯眼睛“我知道了大哥”也倒不是卡米尔不喝酒,只是他酒量太差,一但被人逮着灌酒,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醉。


“大家…久等了。”空灵的声音传入大家耳里,紧接着就是蓝色的发丝飘入大家的眼眸里“唉?安莉洁,好久不见,你也来了!”   “嗯,长老同意我出来玩一天,好久不见,金,还有大家”  纯白色的贴身长裙称的这位圣女更加圣洁。


大约前前后后等了有半个多小时,当初的同学都已经来齐,各自三五一团,聊着分别后的事情当然,其中也不乏炫耀的人,不过他们和格瑞他们比起来,那些成就,根本算不上什么。“哎呀,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有些事情又不是没有可能”远处传来两位女生的谈话声,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杯红酒,其中一位脸颊微微发红“你不是从那时候起就喜欢上格瑞了嘛?”虽然是悄悄的说,但是身边的人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那……那我也不敢啊”那位女生扭头偷偷的看着格瑞,而此时的格瑞还在批改文件,金则是在一旁和以前的好友谈天说地。


“这么怂可不行,要知道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概率不是为零,就可以放手一搏”   “嗯……我…我听你的”女生手握酒杯,转身红着脸慢吞吞的向格瑞走去,一边走一边鼓励自己【没事的,不就是表白吗?我可以的】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手心里的汗还是出卖了她,“那个,我可以坐你身边吗?”女生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眼神也不自觉的向一旁飘,“随便你”,格瑞依旧冷冰冰的开口,眼睛就盯着面前的屏幕。女生也知道,对方在办公,不会过多的管自己。于是,她坐在了格瑞的身边【啊啊啊啊,集美说的可能是真的,也许格瑞真的喜欢我,要不然,他应该直接让我走开才对】,愈想愈兴奋,红晕不自觉的漫上脸颊。女生想入非非,甚至幻想到了未来自己和格瑞结婚过后的场景,格瑞一只手搂住她,面带微笑满脸宠溺的看着她,另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小宝宝。可惜,现实总是不尽人意


“那个”大概是意思到自己在想什么,女生此时才开口说话“我……我…………”女生红着脸,说话吞吞吐吐,还有脸上的红晕,格瑞大概是有一点烦躁,毕竟现在身处热闹的地方,让他的办公速度慢了一些,再加上身边还有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生,格瑞现在只想收拾东西走人,毕竟他可不知道嘉德罗斯什么说话会来找他对决。“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但我还是想说”紧接着,女生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到“我……我喜欢你!格瑞,请和我交往”,任谁都看的出女生的紧张。两只白皙的手紧紧的抓住裙摆,通红的脸颊,还有因为过度兴奋带来的微微颤抖,整个包间的人都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注视着这里,慢慢的就有人开始讨论,“敢和格瑞表白,她也真是胆子大”    “唉,我看她还是很勇敢的,换做是谁,都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告白吧”  不一会儿,人群开始起哄,金也是满脸看戏的看着这里  


“……”格瑞的心情可谓是非常不好,突如其来的告白还有别人的起哄都让他肯定了自己想要离开这里的欲望。“抱歉,我并不喜欢你”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打在女生的身上,先前的美好幻想破碎了一地,但接下来的话却让冷静下来的人群又开始兴奋起来“还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其实格瑞在撒谎,他现在根本没有喜欢的人,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不想再被这种事情给扰乱头绪,要说对谁有一些不明的情感,那就是金了,格瑞知道,自己对金不仅仅是发小之间的关心,还有一种不可明说的感情,只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经过一些小的插曲,大家自觉分成好几桌聚餐,金和格瑞他们坐在一起,但金不是什么安分的主,总觉得这种时候热闹一些要好的多。“我给你们说啊,我在好久之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吼,什么梦,说来听听”本就无聊的凯莉也不介意听听这些话,就当是解闷好了“梦里是一个很黑的房间。”和金同桌的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金说话,没有一个人感觉到不妥,但金越往后说,他们脸上的神色就越不对劲


“然后一个和姐姐长得很像的人走下来来了,之后有一个白色头发的人拿刀划我的脸唉!我当时吓死了,之后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反正我就看见我自己被他们分解了,”金说这没忍住还打了一个寒颤“真的吓死我了”然后金拍了拍胸脯,脸色还有些发白,等他发觉氛围有些不对时,他这一桌的人早已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疑惑的看着金,【如果是梦的话,为什么会记得清楚,还有 我说你会后之前的事一样?】这基本上是这样桌的人都在想的事。格瑞像是想到了什么,和他们眼神示意一下以后就开口问金“还记得日期吗?”    “当然记得,梦里那天刚刚好就是我生日呢”脱口而出,不带一点犹豫,但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一件事,金早就知道霖忆沈来之后的一切了,换句话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局外者


突然其来的酸楚在内心翻滚,明明应该说充满欢乐气氛的聚会,在金这一桌却感受不到。【大家,怎么了?】金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他们脸上阴暗的神色,金莫名感到心虚,旋即低下头吃饭,他们则慢悠悠的吃着饭,一双眼睛阴沉的盯着金,金被这些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冷汗直出,最后,金还是没有忍住,跟大伙儿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这里,当然,是格瑞送回去工作的


金走后,聚会照旧进行,没有其他的人注意到雷狮那边的气氛不对劲,至少现在,雷狮他们所想的都是同一个【金那小子,瞒了我们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开口打破这个僵局。


上一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惨白的脸色更是说明了什么。一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旧没有人说话,都只是默默的吃饭,【他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任凭是谁,都无法接受自己曾经杀过自己重视之人的事实——虽然对方现在还活着。


聚会结束,一直在一个角落里的蓝发女士这才有所改变,美丽的脸庞是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就在刚刚,她头一次如此清晰的看见未来的模样——金发男士被锁链捆在一个阴暗狭小的房间,隐隐还有水滴落下,脸上的黑布很好的将他的眼睛蒙住。几位无比熟悉的声影在旁边,就算不仔细看,也可以猜出他们是谁,暗处,还有一位女性,但不知是谁,因为她的身影时隐时现,无法看清。【金,要小心啊】


恐惧涌上心头,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安莉洁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应该没事吧?毕竟他们早就不记得了。…………但愿如此】


几位人站在各自家的阳台上,眼神晦涩不明的看着金的家所在的方向【金,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作者有话说

呼~四千多字,应该也够了,前前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前后期就主要是各位功们对金的感情变化的过程,之后才是正式开始病娇部分。功大概是这几位: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凯莉,卡米尔,老创。后面可能会有增加。不过提醒各位一点,每位功后期用的方法都不相同。(也有大量相同的地方,emm…………好吧,我自己也懵了)

病娇之恋7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略微创金









                          过往·2(反派的)


李彦霖

今天是她离开霖忆沈开始历练的第一天,虽然很舍不得对方,可是她太弱了,弱到没有能力保护对方,自孤儿院被火烧了之后,她就意识到,弱者,没有办法在这个残酷的地方生存下去【等着我,霖忆沈,我会努力变强,然后……保护你!】


        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呼呼——”瘦弱的少女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放在膝盖上,一只手握着插在地上剑的刀柄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身上血迹斑斑,旁边是一只小型的魔化野生兽。微微等了一会,少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渍,果然,我还是太弱了。”一只小型的魔化野生兽。即便是刚刚觉醒元力的人都可以轻如易举的击败,但她却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属实超出了她的预料,右手握住刀柄用力 想要将剑从地里拔出。“?怎么回事?”粉发少女将两只手都放在刀柄上,用力向上拔,最后自己都跌坐在地上依旧没有将刀拔出来。“这……”   “噌——”一位老者轻松的将刀拔了出来,笑着对她说“小姑娘,遇到麻烦了?”    “你是谁?”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老者笑了笑“老衲乃为习武之人。”   “习武?”  李彦霖眼睛亮了亮,赶紧说到“那,那你能教教我吗?我不会嫌累的!”

“小姑娘,你当真想好了?这习武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当…当然!我……我有必须要保护的人”李彦霖眼神坚定的看着老者,说完这句话,半天才灿灿开口“可是…………可是我太弱了……”    “哈哈哈!好好好,老衲便收你为弟子,你要记得,习武,就不能叫累!”   “我知道!”


已经开始了,那么,未来,又是否会遵循你的想法呢?


“师傅!”粉发少女向前跑着,眼里含着泪水不断向后瞟,一个没注意,差点摔倒。“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少女哭着不断向前跑,在她的生后,一群人正叫喊着追着她,少女很不理解,她一没有惹他们,二又没有说他们什么坏话,那群人就莫名其妙的要杀了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一片小树林里跑了出来看到了光亮,前方的群落给了他极大的希望“救……救救我!求求你们了!”少女跪在地上,向一位老者求救。“……”老者并未多说,只是向少女的生后看了一眼。“跟我来吧,孩子。”      李彦霖感激的看着面前的人,起身跟着他走了。村落外面,有一口钟,老者用力敲响了钟。下一秒就看见一群身强力壮的男人们拿着武器冲了出来“村长,是不是又是那群人来了?”为首的一位年轻男人说道,老者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靠,那群人有完没完?”  “就是,除了抢劫,那群人也只会抢一些少女做那种生意了”   男人群里面不停的骂着那群人,吵吵嚷嚷的向外面走去,李彦霖听着,虽然有些听不懂,但也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那群人,是冲着她来的,李彦霖感觉自己给他们添了麻烦,转身向老者鞠躬,“谢谢您老帮了我”   “这倒是没什么,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李彦霖”   “是个不错的名字,你也不用谢我们了,那群人本就无恶不作,你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住下吧。”

老者的一番话,让李彦霖感觉到十分温暖,除了在孤儿院,之前那位老者和他们对待人的方式是她想也没想过的。


别忘了,被命运所玩弄的人,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未来。


【这是多少次了?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什么?是一个独处?还是被他人抛弃,视为祸害?还是,在这黑暗的深渊中行走?好像,都已经习惯了。少女坐在屋檐下避雨,撑着伞的人们看见她纷纷选择离她远点,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明明还是个孩子,现在,她已经是杀手组织的一员。身上并不缺钱。甚至还有自己的房子,她所在的组织里都喜欢叫她冷焰。对她来说,这只是一个代号而已,随时可以更改,【她怎么样呢?】心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她们是分别已久的故人,已经变得太陌生太陌生了,但经管如此,她还是在担心她,长时间没见,她应该也很担心自己吧?但是,我真的可以吗?压抑的情感一踊而出,她开始去寻找自己已久没见的故人


没有束缚,没有希望,接下来,又该如何抉择呢?


李彦霖终还是找到了她,但她却胆怯了,没敢上前去找她,只是在她身上偷偷放了个偷听器便跑了,通过偷听器,她也了解到了霖忆沈的近况【原来她喜欢他们啊,果然,我还是没有资格待在你身边啊】她还是太胆小了,胆小到没办法直视自己的情感。她选择了隐瞒,她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自我欺骗,自我隐瞒,这样的她,有什么资格呢?可她却没有听见对方在夜间的崩溃大哭,没有听见对方在夜间直喊自己的名字。


两个人都太胆小了,不是吗?


眼泪不住的往下跌落,就在刚刚,她才知道,对方一直以来想找的人是自己,自己给对方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悄悄潜入学校,以一个新的身份进入对方视野,


不管如何,这一次,我不会再退步了


一切都如两人所想,之后的世界,将只有对方永远陪着对方,他人无法踏脚进入这里,无法挑拨对方的感情,她们永生永世不会分离,即便过程再怎么苦。


我愿意永远同你一起,一起走向黑暗或是光明。


我愿为你斩除所有荆棘,做你永远的守卫者。



作者有话说

李彦霖和霖忆沈回忆完结,两个人最后是一起走完了一生的哦~甜甜的爱情谁不喜欢呢。好了,谢谢你的观看

病娇之恋 6

*自嗨产物,文笔渣,重度OCC预警

*Cp为all金,略微创金

*不喜欢左上角请ε(*・ω・)_/゚:・☆

*以上OK就开始看文吧




                          过往·1(反派的)


1.霖忆沈

“那一天,我不能见到爸爸妈妈了,他们都说他们有事要办,让我在孤儿院待一段时间,之后爸爸妈妈会来接我的,霖忆沈会好好听叔叔阿姨的话,等爸爸妈妈来接我的!”


一本泛黄的笔记本,第一页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排排字,幼稚的话语中透露出对未来的憧憬,但是,现实却给了这个孩子重重一击


“××××年×月××日

       我到孤儿院了,但是这里和叔叔阿姨们说的不一样,为什么院长姐姐等他们走后就直接扔下我走了,看都不看我。孤儿院的的男孩子们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要和他们离远一点才行,我要做一个乖孩子等爸爸妈妈来接我。”


“××××年×月××日

       今天院长姐姐来找我了,她带我去了院长室,给了我一些任务,说是乖孩子才会做的,所以我都做完了,好开心!做完以后院长姐姐来看了,她一直在夸我做的好,比其他人做的都要好,还说我是这里最乖的孩子,还给我甜甜的棒棒糖了!爸爸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开心的!”


孤儿院的欺骗,让本该天真的小孩变得险恶


“××××年××月×日

       好奇怪,院长姐姐说了不可以打架的,为什么老是有男孩子在打架,有时候还无缘无故打一些女孩子,这可不是乖孩子该做的,我把这些告诉了院长姐姐,院长姐姐让我别管他们,让他们自己玩自己的,我做好我的就行了,可是……可是为什么还有女孩子上来打我啊,我做错了什么吗?明明我不是爱哭鬼,只是太痛才哭的,为什么要骂我?我不明白。”


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在那个夜晚还是发生了


“××××年3月15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有蛋糕,还被他们欺负了,院长也不愿意管他们,叔叔阿姨也都在骗我,爸爸妈妈早在那场大火中死去了,根本不能来接我回家,大骗子,都是大骗子!”


就算是无尽的黑暗,也会有一丝光明


“××××年6月3日

      今天来了一位新的小朋友,她很好看,是粉色的头发唉!眼睛也是粉色的,好好看,她还主动找我做朋友了!好耶,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因为她找到我的第一个朋友。”


黑暗终会散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是院长的叫喊声“这位小姐,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有私藏,吸毒,贩卖毒品等行为,请你配合我们检查。”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站在院子门口,有两位将院长控制着,院长口里不断的咒骂着这群人,在她眼里,孩子们不过只是一个个棋子罢了,最后,院长因为毒品的原因被带走审判,这个孤儿院也转到了院长的姐姐手里,和前院长不同,她待人温柔,和蔼,没有偏见,没有过激行为,对霖忆沈和李彦霖更是偏爱有加,她会叫她们两个武术因而也被她们两个称为“师傅”


但黑暗也会一拥而上,蚕食光明


“师傅!”两个孩子在火光面前不断哭泣,周围是救火的人员以及看热闹的人群,两个小孩子在这里是多么的渺小,这个曾经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一夜之间,荡然无存,所有的温情都成为了回忆。这里生活的小孩子们,终是变成了大街上流浪的一员,没日没夜的祈求着有人能收养他们。“彦彦,我们能活下去吗?”两个小孩呆在一个角落依偎在一起,身上盖着纸板“会的,一定会活下去的”李彦霖的小手抓住了霖忆沈的手,坚定的说到“师傅说过的,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黑暗与光明的交替,永远是命运捉弄人的玩笑话而已。


有一天,李彦霖告诉霖忆沈,她要去历练了,可能很久不会回来,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李彦霖刚走不久,一群和她们差不多的小孩子就对霖忆沈拳打脚踢,强她的东西,霖忆沈无论怎么求饶都没有用。


光明依旧会出现,但是维持的时间又会有多长呢?


“小家伙,你是孤儿吗?”一位中年妇女看见了霖忆沈觉得她可怜就想要收养她,“嗯”霖忆沈眼泪汪汪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在得到了回应以后,女人就抱起了霖忆沈,一只手轻轻拍打她的背“以后就叫我妈妈吧,乖孩子,睡吧,醒了以后我们就到家了”哪位女人并没有骗她,霖忆沈醒来以后,看见的就是洁白的天花板,旁边还有三个比她大的男孩“妈妈!她就是我们的妹妹吗?好可爱啊!”原来,中年妇女因为年龄大了,她的丈夫又十分爱她,不忍心再让她忍受生产的痛苦,但她又想要一个女儿,干脆让她去领养一个并向她保证,会把领养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霖忆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最大的那一个男孩子主动握住了霖忆沈的手“别怕,我们是你的哥哥,我们绝对会好好保护你的!”


【好温柔啊,真希望可以一直维持下去】

可上帝偏偏就是没有放过这个女孩


她又没有家了,烈火如同梦魇一般燃烧着,在她的身上,是她养母的尸体,他们被一群人入室抢劫,下人是报了警,犯人也被捕了,但是,她的养父母,还有对她好的哥哥,也都不在了,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突然,有一个警察发现了她“这里,快来!这个妇女的身下还有一个孩子!”人们把妇女的尸体搬开,霖忆沈就缩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眼睛就看到了远处的犯人,什么也没想就跑了过去“你还我爸爸妈妈,还我哥哥!”霖忆沈带着哭腔朝犯人吼着,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用力捶打在犯人的身上,警察很无奈,只得将这个小女孩带去了警察局,由于没有亲人,就将她送给了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妻收养,顺带送她上学,等霖忆沈到了初二的时候,那对夫妇就去世了,但给她留下了大笔资金,已经够她上学用了


【还不够,这些钱还不够,不够我找到她,我已经失去的够多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到了高中,突然出现在她眼里的几个人给了她并不大的希望。

霖忆沈回忆篇·完结


作者有话说

呼,咕了这么久,总算是完了,(厚着脸皮要一个小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