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灵异庄园(预)

又名无尽轮回的灵异是新坑 ,早就想尝试的一个pa了,嘿嘿

这个是预告





你听说过吗?

满是枯木的深林里,深处的那庄园

那里的人,在等着“他”回家 

不要妄想探索那里的“人”

“他们”不是人,而是灵异


枯木庄园第一大灵异——金发公主

       不要尝试把他带走,即便是他想要离开也不行,我——才是他真正的,唯一的亲人。




枯木庄园第二大灵异——白发管家

        我是除了她以外最早认识,也是最早了解他的人,你?又算的了什么?




枯木庄园第三大灵异——蓝发圣女

        你并不了解我们,他是我们的,请你离开他,你无需知道有关他的事





枯木庄园第四大灵异——魔女

          无非就是一个外人罢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枯木庄园第五大灵异——异国的金发皇子

          不知廉耻的渣宰,你在妄想什么?




枯木庄园第六大灵异——海盗团中的皇子

         鶸,你应该知道招惹我们的下场

 


枯木庄园第七大灵异——最后的骑士

    在下并不希望有人教坏王子殿下

  

 


枯木庄园第八大灵异——天使与恶魔

        我听我老姐的,你最好别让她生气

  喂,你最好离我的白马王子远点




枯木庄园第九大灵异——驯兽师

       虽然我没有勇气告诉他,但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枯木庄园第十大灵异——无尽轮回的金发少年

       (一行凌乱无比的字迹,根本看不清是什么)




我们是在这里的冤魂,我们要找他回来然后一起回家————回家……


家,是什么样的,是金碧辉煌的宫殿,还是一个温馨的房子,不,家就是在的地方,快回来吧……


一群痴心妄想的家伙,真以为能打破这个诅咒呢,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你们也都别想!


【作者:别带脑子看,作者基本乱在写,一会儿添一个设定的,虽然结局还是He,反正吧,不吐槽就行💦💦💦💦💦】

  我的小怪物

共生

*渣渣文笔,起兴产物,不知道会不会填

*all金主双金瑞金

*本文设定很多都是乱定的





        “妈妈,妈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和恶魔嘛?”  坐在床边的妇女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紧接着就翻开手中的书“宝贝,这个世界很大,有些要自己去找到答案哦,好啦,故事时间到了哦。”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在拉克提亚大陆有一位无所不能的创世之神,他创造了这个大陆上的一切,不同的物种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数不尽的美丽,天使与恶魔同在,所有物种一同维护着这片大陆的安宁。


         可是,灾难还是降临了……创世之神被其他七位伪神袭击,创世之神本想消灭这七位伪神,可当时他神力不足,只留下两枚种子交给天使们,让他们藏起来,后来,创世之神不知所踪,七位伪神自己称神,给这片大陆带来了数不尽的灾难。


         终于,人民愤怒到了极点,开始反抗七位伪神,天使与恶魔共同协助,最后,战争还是伪神惨败。人民看着他们被押上断头台,斩下头颅,后来漫长的时间里,天使与恶魔慢慢消失,最后成为了神话。


        雷王国——“天使与恶魔什么的明明就是神话嘛,你拿两根破羽毛骗谁呢?”   “好了,布伦达,在大伯面前放礼貌点。”   “行了行了啊,布伦达,你今天不是还有一节礼仪课吗?再不去,小心老师……”  “啊啊啊,行了,我知道了大伯,我现在就去” “雷皇殿下,我就带布伦达走了。”  “行,记得小心点”   转过身,雷皇依旧是哪位严肃的王。“你确定,在那个地方有天使出没?”   “是的,殿下,小人我有幸见过一眼,不过只是看到了背面,是一个金发女生,大概跟雷伊殿下一般大,她摘了果实就匆忙躲进林子里了,大概是发现了小人,小人也只捡到了这两片羽毛”


       再有发现又怎么样呢?白色的羽毛多的是,这又该怎么确定是天使的羽毛呢?


       雷伊敢保证,这绝对是她见过最美的人,哦不,天使。前几天,一个小国发来消息,希望雷王国能派兵帮忙镇压战乱,由于对方提供的是雷王国里极为稀少的物品,所以雷王国思索一番还是决定让雷伊带兵去帮忙。磕偏偏军队里出现了叛徒,雷伊被迫自己逃离,剩下的大部队则是依照雷伊命令,兵分多路,赶往夕瑶国。【叛军的目标是我,去追赶大部队的应该很少,只要逃离他们就行了。】就在路上,她因为重伤失去了意识。


        “姐姐,那个大姐姐没事吧”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躲在自己姐姐的身后,有些好奇又害怕的看着雷伊。当雷伊悠悠转醒起身打量四周时,他马上将自己完全躲在姐姐身后,这是金第一次看见和他跟姐姐不一样的人,准确来说,这是金第一次看见人类。


         “你没事吧,我刚刚看见你晕倒了,后面又有人在追你,就私自将你带过来了。”  “……谢谢你,请问你是……”雷伊看向秋时,她愣住了【神话里的是真的】这是雷伊当时唯一的想法,秋背对这阳光,一双洁白的翅膀下笼罩着另一位小小的金发男孩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就像是点缀一样,称的他们更加美丽,天蓝色的眼眸关心的看着她,那双眼睛就好像灵动的天空一样纯净。“无碍”,雷伊缓过神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在想什么。


       金色的光芒闪动,慢慢聚集到她背部的伤口,“没想到你的背部也有伤啊。”秋的手上也有金色的光芒闪动。看得出,她在给雷伊疗伤。不一会儿,雷伊的伤便好完了,这时,金发少年才肯才姐姐身后出来,他好奇的在雷伊身边走过来走过去,这无疑是在打量,“大姐姐你好漂亮啊,我叫金,我姐姐叫秋,你叫什么啊”很明显,金已经对她完全放下戒心了“雷伊,你的翅膀”  “啊,这个,这个是天生的”金抖了抖自己那对翅膀,一般是天使的白色羽翼,一般是恶魔的黑色羽翼,看着确实有些奇怪。


        “我送你回去吧,看徽章,你应该说雷王国的人。”  “那拜托你了,不过,能把我送去夕瑶国吗?,我在哪里有事要办。”  “没问题,再见。”  “再见”一阵白光闪过,雷伊已在夕瑶国的大街上,“该去找那帮家伙算算账了。”


        再次回到雷王国的时候!雷伊有时候总是心不在焉,一向不发呆的她竟然发起呆来了。“姐姐,你最近怎么了,有时候老是发呆,还笑。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布伦达,你相信神话里的天使是真的吗?”   “鬼知道,姐姐你不会……”   “我见到过,就是去夕瑶国的那次,我见到天使了。”当然,雷狮也全当自己姐姐在说梦话【大白天还会说梦话吗?】


        时间过去飞快,这段时间里,格瑞,嘉德罗斯有幸成为为数不多见过天使的人,当然,两位当事人对自己周围的人说过,不过全被他们当做睡前故事听多了而已,格瑞和嘉德罗斯也想过再去看一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无论他们在哪里怎么找,都没有看见你是两位天使的身影,就好像,他们无缘无故消失了一样,实际上,那里的雾就是创世之神留下来保护他们的


      ——完了,摆烂了,F4与金的初见我下次详细写。


【果然,高产什么的对我来说还遥远的很】

“希望”『⑤』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




        中午,阳光明媚,蓝发少女与金发少年坐在教室内,各自吃着各自的午饭,其他的同学还在食堂教室里也是难道的清净。“安莉洁(ღ˘⌣˘ღ)这段时间真的是太顺利了,紫堂和凯莉的我都找到了,就差格瑞跟你的我们小队就集齐啦!哈哈。”

“嗯,金,你要小心。”金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安莉洁在一边安静的听,“有人来了”安莉洁突然打断金的话,金也明白当即转向一边安静吃午饭。


         一同回来的是一对闺蜜,她俩可谓形影不离,金一眼就看出来是她们,毕竟刚刚开学的时候金帮过两人,两人现在对金还行,相比其他同学的话,她们经过金的位置时放下了一个东西,“给你,别误会了,是一个陌生人托我带给你的。”“谢谢啊。”金有些疑惑,【帮别人带过来的话,会是谁啊】


        金拿起那个东西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格瑞的元力种子怎么会在别人手里!唉,不对啊,普通人应该看不见才对啊?那那个人是?】“是我们的敌人”安莉洁悄悄靠近金耳边轻声说到“安莉洁你又——那我们该怎么办,那个人很有可能已经拿到别的元力种子了。”金明显有些着急“不会那些人的目的我现在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不是为了我们的元力种子,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找元力种子而已。”


        金和安莉洁早就没有心情吃饭,早早的将午饭收起来了,“金,我隐隐感觉到,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你”   “我?不太可能吧,我对他们难道还有什么好处吗?”   安莉洁摇摇头,很显然,她也不知道,金低着头回忆以前的事情“安莉洁,我们会不会太过顺利了一点,基本上没有……”   “有可能。”前段时间金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拿到紫堂幻都元力种子,然后就过了一天,再到学校,金在他的储物柜里莫名其妙就找到了凯莉的元力种子。“有些太过蹊跷了。这么轻松,绝对有问题。”   “在找到幕后黑手之前,元力种子我们最好还是收好,毕竟未来能不能逆转,我们还需要大家的力量。”   “嗯,安莉洁你放心好了,我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击倒!”   “金,我相信你。”


        “金,安莉洁呢?”吃完午饭回来的凯莉迫不及待想要找哪位圣女大人麻烦了,“啊,安莉洁她刚刚出去了,说是要和谁聊聊来着。”   “真扫兴。”凯莉扔下一局话就会位置上了,金仍旧埋头看书,过了一会儿“金,你这几天要去我家里补习”  “哦,唉,等等,去你家里补习,安莉洁,你没说错吧!”军错愕的看着安莉洁,仿佛听见了什么不该听到“我没说错啊,秋姐已经同意了,我刚刚就是在和她打电话啊”金只觉得自己有些崩溃


        放学后安莉洁跟金说让他在学校门口等她,她先回去跟长老说一下,让下人去打理出一个房间出来。期间费用霖翼沈也来找过金,表示想和金一起回家,但碰巧秋来接他们,秋和霖翼沈说明情况后,便带着霖翼沈和格瑞那几个回去了。就是,安莉洁在路上遇见了一点小插曲。


        一个黑袍人站在安莉洁面前挡住了安莉洁的路“您好,可以让一下吗?”经过好几次你过来我过去的安莉洁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安莉洁,我问你,你还要帮他多久?”在别人看来,这句话很迷糊,但安莉洁明白面前这个人是什么意思。“很抱歉,金我必须要帮。那么,你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斩除后患!”那人说着一跃而起手中火红色的粒子闪起快速变成一把刀,安莉洁见状快速躲向一边,那人见没有打到,又提刀向安莉洁砍来,红色的刀气直逼安莉洁,危机关头,一个亮蓝色的光点飞到安莉洁身边与安莉洁融在一起。安莉洁对此并不知道,抬手护住自己,那想到自己面前升起一面厚厚的冰墙挡住了刀气。


       安莉洁微微一愣,旋即摆好动作准备应战。那人见安莉洁回复元力,也来了兴趣,提刀一跃砍向安莉洁,安莉洁也不甘示弱,抬手用冰组成与对方相似的刀砍了回去。“彭——”一声巨响,两人径直向后退去,安莉洁召唤出冰稳住自己【金还在等,不能耗下去了】安莉洁没有再隐藏,认真对待这场战斗,安莉洁怎么说也是凹凸大赛的前十,认真起来的实力并非是一个连大赛也没参加过的人能对付的了的,很快,那人便徐晃一招趁着空挡慌忙逃离。


        【糟了,金还在学校】安莉洁没有去追赶那人,而是快速向学校跑去,看见金还在原地向她挥手时才缓缓输出一口气。“金,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安莉洁,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和一个奇怪的人打了一架”   “你没受伤吧!”安莉洁摇摇头,只是抬起手蓝色光点快速在手中凝聚成冰,金只是看了一会儿,便开心的抱住安莉洁“太好了安莉洁,你恢复了,那你还记得我们在凹凸大赛的一切吗?”   “记得,恢复元力后我就记起来了。

”  “金,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一定不能出事,知道吗?”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安莉洁,不过,我会好好注意的。”


        暗处。一枚黑色白纹的徽章漂浮在空中“李彦霖翼,交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抱歉<(_ _)>银爵大人?我失手了,安莉洁那个人突然就恢复我元力,我……”    “你不用说了,继续接下来的事情,其他人不重要,我只要金能加入我们就行,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明白了吗?”   “明白了,银爵大人。”


       这场游戏过不久就会结束了,


      【你还是出手了,银爵



      作者有话说:

手机被收是一件很悲伤的故事事,要不然我也不会只跟一章了


病娇之恋10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


       嘉德罗斯似是在嘲笑着什么,嘴角微微抬起,金色的双眸冷冷的看着窗外,他那里不知道,那些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记忆片段无非就是他们现在所在寻找的真相。回到桌边,拿起手机,嘉德罗斯看着金灰色的头像淡淡开口“等着,渣渣。”


        “你到底什么意思?”雷狮听着对面毫无逻辑的话语怒了,安莉洁,圣山集团的大小姐,人尽皆知的占卜师,占卜的结果精准无比,据说能看见别人的过往以及模糊的未来,更让人叫绝的还是圣山集团每三年一次的祭祀仪式,使徒在祭坛周围唱着不知名的颂歌,圣女身着洁白的祭祀服,在颂歌中缓缓向那神明献上自己最真诚的祝福,再向神明祈求指引,透明的光圈由天落下笼罩在祭坛中央的圣女,在这期间,神明会降下神谕,有且仅有圣女一人可听见,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却告诉他雷狮,无可奉告,只因这件事是不被神明所认为可以随意乱说的,且关系到神明的隐私,呵,可笑这对雷狮来说简直是可笑至极。“神明?不过是些幻想出来的生物罢了,有什么值得歌颂的。”


        “雷狮……不得对神明无礼。”电话里传来的是那位圣女微微愤怒的声音“嘟——”电话挂断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大哥……接下来是要…”   “不,贸然行动反而会让小鬼引起怀疑。”   “是”


        “抱歉 这个时候来找凯莉小姐,希望没有给凯莉小姐带来麻烦吧。”   “吼~骑士集团的安迷修先生怎么有兴趣到我这个弱女子这里来啦?”凯莉手拿着高脚酒杯,里面红色的液体随着主人摇晃而晃动。坐在凯莉对面的棕发骑士表面笑盈盈,温婉如玉,但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却看不见温和。“在下想,凯莉小姐应该知道在下想要知道什么吧?”   


               一个简单的问句,凯莉就已经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了“抱歉,安   迷   修先生,您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这个弱女子也不知道呢~毕竟,谁会无事去惹那些自己惹不起的人。”凯莉轻轻抿了一口酒“就算我们黑暗森林这个组织再大,也有找不到的情报,这一点,我相信安迷修先生不会在意吧?”


         “可,据在下所知 整个凹凸市,就只有黑暗森林的消息最为灵通可信,别的地方消息可靠性完全无法和黑暗森林的消息比。”    “那只是我们有特殊渠道罢了,骑士大人就非要在我这里找到消息吗?再者,圣女大人那边的消息不应该比我这里的消息更为可靠吗?”


          安迷修此时不再保持微笑,双眼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凯莉小姐这是何必浪费时间呢?您想要的报酬在下付的起。”凯莉摇摇头“安迷修,你这是非要这我这里死耗着,我都说了,你说的那些,本小姐这里找不到!”凯莉的脸色很难看,面前这位粽发骑士简直就是柴米不进,说什么也要这里找到有关那段记忆的消息 。拜托!就算她记得,你觉得这重新来过的事情还有什么关于以前的消息吗?有也早变了好吗?


         “格瑞,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秋看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白发男孩,“秋姐,金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这个吗?好像是有点,那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粘人了。”格瑞:……我不是在问这个

     

        最后询问无果的格瑞只能用另一个办法:刚刚睡醒的金最容易说实话。


         翌日早晨六点“金,起床了吗?”   金把脸蒙进枕头里“格瑞,大清早的干嘛?”金抱怨到“又有什么事啊?明明方案我昨天就交给惠清姐了啊?” “不是工作上的,是别的事情。”   “什么事,格瑞你就直说行不行,里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还想再睡一会。”   “金,你那天做的那个梦……”  金显得有点急躁,迷迷糊糊中竟然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啊!都是真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时间倒流了而已,行了吧,我想睡觉!”“嘟——”电话挂断,格瑞不禁感到无语,【以后别让这小子保守什么密秘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给暴露出去了】   格瑞随手将电话录音发给了嘉德罗斯那些人,


        酒红色窗帘半掩着,旁边站着一位别着深红色星星发卡的女生“金这家伙,嘴这么好撬开的吗?几天前才答应安莉洁保守秘密,结果这家伙自己说出来了,真是,这让我怎么帮忙?”   “凯莉小姐,别生气,凡事都有两面性,或许,事情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呢?”


        微信群里

        『嘉德罗斯』所以那个渣渣这么久都在骗我们?

           『安迷修』可能金也有什么苦衷吧

          『雷狮』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安迷修,我们想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格瑞』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死抓住这个不放,喜欢的话,直接追不是更好吗?

            『凯莉』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脑袋有病啊

             『嘉德罗斯』这不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免费的人质吗?金知道,难道她们就不知道吗?

       

       是啊……免费的人质啊【你们就挣吧,本小姐就坐等鱼翁之利咯~

  

猎人还在迷茫,困兽还不知,接下来,有会有什么故事呢?



【作者有话说】

麻了,手机被收了这么久,好在学校写了一些,要不然我真的头大


希望『④』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嘉德罗斯小队,集齐】————————



      “唉?这几天天气好反常啊……”金看着窗外被狂风吹弯的大树,不由得感慨到“确实,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是晴天,结果却刮这么大的风。”秋的语气有些担忧,毕竟这种情况出现一两次还能说是偶然,但这一个星期已经连续六天都在刮大风了,无论怎么想都有些不对,似是有什么东西导致,但是又无法找到 。


    

        “金,还有多久?再等一会儿就要迟到了哦!”  “唉!我马上就好!”    “等他干什么?早一点走不好吗?”    “银 金怎么说也是你哥哥,你还是放尊重一点。”   少女带着些责怪的语气,看见金吃从楼梯上下来之后马上变了一个脸色,“金,我们走吧!”    “嗯,好。”


    

           “这是什么鬼天气啊?都连续六天了。”路上不断有人在抱怨着天气,就连一天下来面部没有表情的铂和格瑞也罕见的皱起了眉头。【风?等等,蒙特祖玛的元力就和风有关吧?】“金,你觉得最近几天怎么了?”淡蓝色的眼睛就这么不带任何情感的看着金,这让金一时半会也回答不上来。金皱着眉,用手挠了挠头发“这……天气预报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嘛”


        “唔,这样啊”霖忆沈失落的转过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哎呀,时间好像不多了唉,我们快点走吧,迟到了可就不好了”。突然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的几人开始在路上狂奔,最后总算是在迟到之前赶到了教室,然而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刚刚撒丫子开跑时 一道微弱的红色亮光在远处的山坡上亮起,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那里


“哟,看看,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公子吗?在这里干什么呢?”带头的人用一种极为猥琐的眼神看着金,金只是瞟了一眼,便转过身不做理会,可就算是这样,对方也不会停嘴,人心的恶,不会因为受暴者的默不作声而消失


          “金小公子长的可讨人喜了,大伙儿说,是不是?”带着嘲笑的语气,那位同学的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金的耳朵“就是,长的挺好看的,就是人不配啊。”“得了吧,人家好歹怎么说比你好看就行了吧,毕竟人家还有姐姐罩着,你有什么?”  “就是不知道尝起来的滋味怎么样,可惜,我对他这种人不感兴趣呢~要不然,今天就给你们现场直播,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老大说的对,这种人,有什么好的”   “老大,要我说,像他这种人啊,就应该拿去喂鱼,亏他姐姐还一直护着他”  “行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和他待在一起,我都嫌晦气。”   “走咯,唉,老大 我们之后去找什么玩啊?” 


         金听着对面的不良话语,攥紧了双拳又松开,【现在出手不是时候,要找到证据堵住他们的嘴,我不能给姐姐添麻烦】调整好心态,金慢慢的向教室走去


         “好无聊啊”金趴在桌子上 头顶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左右移动,看起来可爱极了。“金 ……”坐在金身边的安莉洁突然开口说话“怎么了?”突然被别人叫名字,金很快就将自己的头抬起来了。“最近小心一点,有人盯上你了,还有……”金看着安莉洁突然凑近,吓了一跳,但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回归了平静,安静的听完安莉洁的话之后,金表示,那点困难,难不住我的,安莉洁只是看着金,并没有表示认可和否认的动作和言语,就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越来越看不透呢了,不过未来,还是一片黑暗啊,这就是神旨意吗?】


          刚刚一下课,金就往教室门外走去,怀里还抱着喵粮,安莉洁知道金要做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便由着金去了,可,偏偏,去的路上没事,回来的路上就有事了,


        施暴者污蔑的话语在金的耳边回荡,拳头毫无顾忌的打在金的身上,金没有还手,只是用手护住头部,任由他们这样打下去


        “他们就在那里”安莉洁空灵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安迷修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在下劝你们赶紧住手,随意侮辱他人人格,扣三分;故意武力欺辱他人,扣十分,处金以外,剩下的几位同学请和在下去一趟办公室。”


        “金,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金看着安莉洁,天蓝色的眼眸里没有流露出一丝情感,默默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金叹了一口气转头冲着安莉洁露出了一个极为好看的笑容,但是在着笑容里又透露着几丝伤心“我会的,谢谢你安莉洁。”       “不用谢,这是神的指引,也是我的选择,你对我,无需有什么隐瞒”   “我知道,毕竟安莉洁都看到了,不是吗?”金看着安莉洁柠檬绿的眼睛,平静的眼眸里,满是担心。


         【我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希望】“相信我,安莉洁,我一定,一定会让所以人都幸福起来的。”【即便这个愿望遥不可及,我也想去试试,去试试能不能成功】“竟说大话,也不见他有多努力”   “……”安莉洁见状,用手拍啦拍金的肩膀“别太放在心上”  “我知道,要想赢,还得有一个好心态,不是吗?”【哪怕这路途满是污言碎语,我也会勇往直前,直至成功】聊着聊着,金和安莉洁回到了教室,刚刚好上课铃也打了。待一节课过去。


         “金,一会儿你小……”安莉洁的话语还未说完金就已经向门外走去,过了一小会儿,就传来了一群人的声音——无非就是校园霸凌的一些常用语罢了,在金看来,跟说了一堆闲话没什么区别(虽然很伤人,但金这种大大咧咧的人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嘭——”不知什么物体被打碎。几个刚刚还在金面前说着金坏话的人满脸惊讶以及害怕的看着金,“我……我们…是……是不会……”   “哈?”金的声音变得比较低沉,手还在地面上,手下面是一个不深不浅的坑,金微微抬头,一双蓝色眼睛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兴许是被金这动作吓住了,刚刚还壮着胆子要给金一个教训的几人转身就跑,就像看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金……”一只手慢慢放在了金的肩膀上,金转头一看,是安莉洁“啊?是安莉洁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安莉洁看着地面,没有多想,她知道是金弄出来的,毕竟学院里有怪力的人还真就只有那么几个。“金,你要,小心,那个人,不是善人,是有目的的。”金扰扰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的“放心吧,安莉洁,我经历的也不少了,这些东西,我还不带怕的。”金叉着腰,无所谓的笑了笑【毕竟比起这些,真正的生离死别才是更让人害怕的吧,就像……就像……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为什么?明明……不可能】金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额头慢慢冒出冷汗。【到底怎么回事?在大赛的记忆,为什么变模糊了,好像还忘了什么?


        “金?……金?……”安莉洁的手在金的面前挥了挥,一双柠檬绿的眼睛担忧的看着金“啊?!……我……我没事!”安莉洁将手收了回去“金……你是不是”   “害,我怎么会有事嘛,这么多我都挺过来了 这些怎么可能扛不住”金依旧是笑笑 ,安莉洁知道,金在隐瞒“可你明明……”   “哎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安莉洁担忧的看着金的背影【可你明明已经开始遗忘了啊


          “就是这里了吧?今天听路上的人说的,就这里风最大,好冷啊——”金双手环胸,这里狂风肆虐,但就在金来之后开始变小,慢慢的红色与绿色的粒子慢慢汇集交慢慢的形成两个元力种子。“啊,在这里啊”金伸手将两个元力种子抓住“耶,又向前走了一步!”


           可殊不知 在暗处,一直有人在默默关注他


          “银爵大人,如您所料,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作者有话说

鸽了这么久 我总算更出来了,嘿嘿,我就是一个万年鸽子手


尝试混入官图(混入失败)




呐呐~祝琳伊琳蕊生日快乐~

(也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琳伊(妹妹)在第五张,琳蕊(姐姐)在第六张

(没错这两娃子是亲姐妹)

还有一个OC我没画(没到她生日,再说回来……那个是我同学不要给我了,反正在之前这个设子也是我给她弄的,基本上没有一点是她想的)







tag是私心

安哥生日快乐


祝你能像以前一样,勇敢无畏,温柔善良,无所顾忌坚守着骑士道向前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