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 1

哈喽!没错,我这个文渣又开坑了,气死我了,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字,没保存,又要重新开始打字了,唉



呐呐,看标题都应该知道是那一类的呢,但是呢,在这里,我们的金宝并没有系统,因为在后期还是前期系统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然后嫌系统麻烦某个人就把系统给删了。是的,没错,就这么个简单的理由



这里说一下哈,我文笔渣,那里写的不好请说出来,不要用一些怼人的形式在评论区里阴阳怪气(你或许不会这么觉得,但是别人看着有木有怼人的语气就不一样了)还有,我个人写是按我自己的个信来写的,一般OOC都会比较严重,觉得不爽的左上角请



个人觉得病娇其实就是心理上有问题

就……好比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但是不敢表白,怕失去她/他(后面就用一个她代替了,因为我懒),但是又怕她会跟别人在一起,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心理上产生了极端,会产生极强的控制欲,占有欲,反正越到后面越危险(大概是这样,我也表达不清楚,反正病娇什么的很香)



那啥,这章里面呢,完全靠金宝一个人努力,(是的,没错,秋姐也喜欢上玛丽苏了,但是后来不喜欢了,后面的秋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弟控,个人感觉还是变态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后期吧,是的你没看错,我身为作者,连自己要写的人物性格有时候都搞不清楚>3<)



好了,以下正文



“啊!格瑞!你干什么!”金发碧眼的少年被绑在地上,但白发紫眸的少年却拿着刀在金的脸上狠狠的划开一道口子,伤口不大,但也不浅,还是有少量血顺着少年白皙的脸上划过,流下一道妖艳的血痕,忽略掉伤口,这倒血痕倒是给少年带来了一丝异样美



但格瑞没时间欣赏这些,明明是竹马,但是在下手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现在这位白发少年正看着自己染血的白色手套“好脏啊,金,你说为什么会喜欢你呢?”眼底是压抑的爱恋,那爱恋浓郁倒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人淹没其中,但现在那双紫罗兰的眼睛的更多的是厌恶



“我,我不知道,我和她只是…………”金支支吾吾的回答,但格瑞身后的门被打开,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是什么?你以为她只把你当朋友吗?”女人的身形站在格瑞身边,和金一样的天蓝色眼眸厌恶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金



“姐…姐姐”这下金心里的疑惑更多了,“金,你不觉得……你只是一个多余的吗?”     “……我,我不知道,如果姐姐认为我是一个多余的人的话,那……我就是吧”金的声音越说越小,【果然,还是无法对姐姐生气啊,连憎恶都做不到】



嘉德罗斯,格瑞,雷狮,安迷修,凯莉,紫堂幻,你们下手还是轻些,毕竟是我唯一的至亲,至于之后?交给丹尼尔和我就行。



“好的,秋姐”异口同声,但在金听来没有什么区别,自己亲爱的姐姐要自己死,他又有什么理由不从呢?   于是,金微笑着看着面前这几个人慢慢的肢解自己“啊啊,来吧,死亡的快感,多好,不用再被欺负了,我可以一直休息下去了,难道不好吗?



之后,一处小山包上,金发少年手捧向日葵的黑白照片嵌在墓碑上,没有任何人来这里,没有花朵,只有风声,对外界来说,金只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会影响任何人



在哪位叫做霖忆沈的淡紫色发丝淡蓝色眼睛的少女来这里之后都不是这样的。那时候,金生活的很快乐,姐姐的宠爱,朋友关心,那一样不是让人嫉妒的,但偏偏在霖忆沈来之后一切就变了味



金再怎么努力,都比不上霖忆沈,一个人闷头苦练,逼着自己达到以前自己都没有想过的层次,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兴奋的把成绩单给朋友看时,基本上就那么几句“嗯,哦,很棒,很好的成绩”金当时因为这些还开心了好久,但霖忆沈呢?没有进步反而倒退的时候,一堆人安慰她,进步才一名,一堆人不停的夸她,别人金不管,但是自己姐姐也忽略自己,这是绝对不行的,近乎疯狂的修炼,却被所有人否决,其中还包括姐姐,金放弃了,自暴自弃,任人欺负,鲜活的少年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无人接受的傀儡



黑暗里,霖忆沈看着自暴自弃的金,洋溢起微笑,“终于,只差一段时间我就可以永远代替你了啊,金”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现在金消失了,她的愿望也实现了???



【醒醒,我的孩子】“谁,是谁在说话”   【我的孩子,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为什么要道歉啊”  【因为我      “病毒”才会到你所在的世界,所以,一切将会重来,孩子,这一次,命运  ————在你手里】“命运——在 ,我手里?”



白光闪过,金缓慢睁开了眼睛,起身看了看时间5:00    “这个时间?”又看了看日期5.14“今天要上课,算了,起床吧。”金现在根本就没有睡意

要想避免上一世的命运重现,唯一的办法就是离霖忆沈远点,离他们远点,处了姐姐


                                        学校


“金同学,学校有规定,不允许带鸭舌帽进学校”安迷修皱了皱眉,“念你是初犯,这一次在下就不扣分了”   “好的”    金趁着这一小段时间细致观察了一下安迷修【没有什么大差别,就是眼睛里蕴含的眼神……很危险,不过,反正又不是对我,大不了离远点就是】“安迷修前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好。”   



刚到教室,金就被嘉德罗斯的爆炸发言给吓到了“渣渣!给霖忆沈道歉!”金无奈的揉了揉自己可怜耳朵“嘉德罗斯,让我道歉又不是什么世纪难题,你声音小点会死啊?”嘉德罗斯则是一脸奇怪的看着金,在嘉德罗斯奇怪的眼神下,金给霖忆沈鞠了一躬顺带一句“对不起,请原谅”但金在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个【妈耶,一个两个都沦陷了,我得离这群疯子远点】而霖忆沈为了维持自己的圣母形象只得“原谅”金



金现在遵循的就是,你让我做啥我就做啥,只要不过分就行,本来霖忆沈就是一个圣母形象,不会过分为难金,再加上要应付嘉德罗斯他们,时间这么一算就更少了,所以金下课我能躲就躲,躲不过我装弱小。反正我就这样,看你们挣,谁赢了我替谁高兴,行吧,也不碍着您们的眼,就这样互不相干,放假吗?宅家里,不买东西不出门最大限度的将能遇见霖忆沈的可能性降低(咸鱼不香吗?)



然而,就这样还没有过一周,是个人都看出了,金他在故意躲着嘉德罗斯他们,“渣渣!渣渣!渣渣!”金快受不了“停停停,嘴下留情,嘉德罗斯”金一遍说着一遍揉耳朵,“再这样叫下去我耳朵要聋了”     “渍,渣渣,这段时间为什么要躲着我们”嘉德罗斯用他那王者的眼神看着金,金则是露出一脸烦意“嘉德罗斯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刁难小的了”说着还双手和十给嘉德罗斯摆了几摆“小的现在就想当一个宅男,什么也不想管,也不在这里碍着您的眼,行不?”嘉德罗斯虽然说有些吃惊,但看着金半天也没说什么,霖忆沈担心金会抢走嘉德罗斯,本来还想去给金找点麻烦。然而接下来的事所有人都懵了



“渣渣!你是不是喜欢护着格瑞”    “不是”金回答的叫一个干脆利落眼不眨心不跳,这下不止嘉德罗斯懵了,霖忆沈,格瑞那是直接石化在了原地,什么叫不是,难道格瑞不是金喜欢的人,身边的人都如此想着。金似乎是明白别人在想什么“之前护着格瑞是因为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叫喜欢护着”



好像,没什么问题哈,但是格瑞就感觉不对,在金说出“不是”的时候,格瑞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随后就是不喜,不安涌上心头,连心跳都快了一点,这种感觉他还没适应,干脆去厕所洗洗脸再回来,霖忆沈看见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盯着金看,眸子里的阴郁好像下一刻就能将金完全吞噬,直到格瑞回来才消失。



霖忆漓看见格瑞回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格瑞怎么了“没什么,单纯想上厕所”   “那你脸上的水是那里来的”    “脸上沾了点脏东西,洗了一下”  霖忆沈听完,也没感觉那里不对,毕竟那也确实是格瑞会做的事【我到底在想什么,金那家伙现在根本不可能比的过我】格瑞在霖忆沈凑近的那一刻感觉到了不对劲,然后那一丝不对劲的感觉稍纵即逝,格瑞也没办法说自己感觉错了,所以干脆不管了



【我的能力比金不知道强了多少,他怎么可能改变我在人身上施下的元力,真是多虑】然后霖忆沈开心的跟别人聊起来天来,没有再多想



【一切,都将改变,“病毒”将会清除】神的神谕真是愈来愈看不懂了,蓝色发丝的少女用自己柠檬绿的眼睛看着金“被神所选择的孩子,能否将这一切拉回正规呢?未来,不止一个模样啊


下一话预告:病娇秋,雷狮,卡米尔出场,众人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密秘也会揭晓


作者有话说

OOC的路上愈走愈远,回不来了。但是我在后面想先虐F4他们(本来金就不可能对秋生气,知道真相更不可能对秋生气)我就是想让F4追妻火葬场嘿嘿。


评论(8)

热度(11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