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③』被欺负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哼哼~”金走在前去食堂的路上,哼着小曲儿,走路一蹦一跳,呆毛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模样可爱极了。但在路上没有一个人给这个少年好眼色看,他们一遍说着少年一遍走路,有的说着说着还背地里笑。突然,一个蓝色的声影从金身边闪过。金想也不用想,-除了神近耀这个学校里就没有几个能和他一样的人了。


“好多人啊”这基本上是金来到食堂后的唯一感慨,在外面微微看了一会儿,金找了一个排队的人稍微少了一点的排队,等了大约有八分多钟,金拿着自己的午饭刚准备去找安莉洁就被三个头发染成红色的不良少年拦下了“哟~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少爷吗?怎么?自己一个人吃饭呢”金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怎么还有比我以前还要中二的人】“额那个,我不是一个人的,我正准备去找安莉洁呢”    “哈哈哈哈——”那三个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仰天大笑“就凭你?还想和大名鼎鼎的圣女一起吃饭?小子,你这是白日做梦呢?”一旁的人听见了,也在一旁笑话金,那三个人中的头走向前,用力推了金一把,金没有站住,整个人向后跌下,饭菜也撒在地上“…………”金无语的看着那三个正在笑的不良少年,什么也不想说。


那三个人中的一个人向一旁一看,瞬间就安静下来,不敢说话,另外两个人见了,也扭头一看,也是瞬间安静,额头上还冒出了丝丝冷汗,他们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莉洁和安迷修,就算金再怎么讨人厌,但是这是在学校,学校里最大的除了老师及老师以上的人以外,就数学生会的会长安迷修最大,敢在他面前欺负人,不好意思,等着被扣分吧,顺带去办公室见丹尼尔,那里还有一千多字的检讨等着。


“金,你没事吧?”开口的是安莉洁,只见她慢慢走向前,将金扶了起来,那三个人也是一惊“操,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没有人敢说出来,三个人最后是被安迷修带去了丹尼尔面前,顺便以欺负同学的错各被扣了六分。“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安莉洁”金拍拍身上的灰,顺带整理了一下衣物“就是衣服上的脏东西有点难清理了”  “嗯”安莉洁在一旁附和“确实,要不要去换衣间换一身衣服?”安莉洁依旧慢悠悠的说话“这到不用,唉,安莉洁你吃完饭了吗?”“唉,我嘛?已经吃完了哦”   “嗯,我还是去买一个面包吃算了”


下午金才从厕所里出来,就被一个女生给推到墙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个男生,笑的一脸兴奋,“大姐大,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练手目标?”哪位女生用手抬起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是啊,渍渍渍,这张脸,长得真是好看呢~肌肤好的我一个女生都羡慕了~”【不是,我哪里惹你们了,一个两个都来欺负我】“切,长得再好看,还不是贱人一个,那里有我们大姐大好看” “呵”似乎是被刚刚那句话给取悦到了,女生不屑的笑了笑,“是啊,长这么好看,真是可惜了。”女生收回了手,退到一旁冷漠的开口“动手”  “好嘞!”那几个男生听了之后直接拳打脚踢,金没有别的办法,他要是一动手,面前这几个男生还有那个女生绝对会进医院,现在姑且先忍忍吧


“你们给我住手!”几个男生背后传来一声男声,严厉的看着这几个男生“欺负同学,成何体统!”几个男生推到一旁,金这才看见了来者的模样,白色的头发,深金色的瞳眸,-此刻正严厉的看着那几个人“一千字的检讨,明天早上来了就放在讲台上,我来收”几个人面色一惊,为首的那个女生道“凭什么?”白发老师不慌不忙的说道“没有为什么,行了,马上给我回教室。”   那几个人瞪了金一眼,然后一脸愤怒的回教室了,“谢谢您,丹尼尔老师”  “嗯”白发老师应了一声“快回去吧”声音很平淡,眼神却没有那么平淡,金看的出来,丹尼尔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垃圾一样厌恶。


【嗨,相信原主的人还真是少呢】金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微微摇了摇头【但是都没有关系了,毕竟只要元力种子找齐了,大家就都会回来了。】金依旧朝气蓬勃的走在路上,自习课上,总有人在小声说着什么,金没有什么心情去听,只是专心于手上的画作,画技并不好,基本上都是些Q版人物,画的是他们一群人在凹凸大赛的一张合照,现在那张合照在战斗中不见了,金现在也无事可干,干脆就画这个了,不过,画上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秋 画完以后,金就拜托安莉洁替他收好,毕竟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喜欢找他的麻烦。


“终于放学了!安莉洁谢谢你帮我了。”安莉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客气”   “嗯”金背起书包“我先走了,安莉洁,拜拜,明天见!”   “嗯,明天见”   安莉洁抬起头刚想说什么,金就已经跑出了教室,“…………”【刚刚还想提醒他,让他小心一下回家路上的一个小巷呢】没办法,金一直是这个性子,干什么都是说了就立马行动。


“哼~哼哼——”金依旧还是哼着小曲走在回家路上,脑子里还想着回家以后秋给他准备的夜宵呢。突然就被一个人拽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一个两个都这样,怕不是有什么毛病】“老大,这样真的好吗?这小子好歹也是登格鲁集团的小少爷,要是真出事了,那……秋会放过我们吗?”【得,有人知道的话就先放了我行吗?我还要回家吃饭。】金在心里吐槽,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混混【就这?我能一个打十个!】“怕个屁!管他什么集团的少爷,在我们手里就是垃圾一个。”可怜这个混混刚刚吐槽完,腹部就传来一阵疼感,整个人直接飞了出来,撞在了墙上


“啊?哈哈……”金尴尬的笑着“晚上好啊,嘉德罗斯”现在那个人是肠子都悔青了,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嘉德罗斯刚刚好从这个巷子口经过,不巧刚刚好就听到了那句话,别的人就只当成一个人在耍嘴皮子,管都不管,但嘉德罗斯是什么人?他会管你这些吗?那句话在他听来,就是挑衅,挑衅?在嘉德罗斯那里也不是不行,前提就是打的过他,要不然,就是等着被他揍得进医院吧。


“啊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少爷晚上好啊,这么晚出来是干什么呢?”几个人面上恭恭敬敬,实则心里早就骂了嘉德罗斯不下万遍了。“这么,过来找找乐子不行!?”语气霸气,不留一点余地,金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出好戏【漂亮,嘉德罗斯还是老脾气。】金面带微笑,眼神怜悯的看着几人,按照嘉德罗斯的脾气,这几人,不是瘫痪就是要残。以嘉德罗斯现在对他的好感,他敢笃定,只要他开口为他们求情,他和嘉德罗斯就不可避免的要打一架,别人会嫌麻烦,他也嫌,所以,【管他呢,看戏不香吗?嗯……确实没有姐姐做的饭香】


嘉德罗斯抡起拳头就打在一个人的肚子上,顺带一个扫腿将另一个人弄翻在地,刚刚起身一只手抓身后的人就是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嘉德罗斯 干得漂亮!】金在一旁看着,心里还给嘉德罗斯加油打气,“渍”不屑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人拿着一把小刀就向嘉德罗斯冲去,但嘉德罗斯侧身一躲顺手就抓住了对方拿着小刀的手,用力,“啊————!”“哐当”是刀掉在地上和惨叫声。金被这一声尖叫给吓了一跳,但很快,金就一脸无辜的看着这一出好戏。


“求求你了,救救我们吧!”欺凌者向被欺凌者求救,多可笑的一幕。但现实就是这样,什么都有可能实现。但金还是心软了“那啥……嘉德罗斯,蒙特祖玛好像给你打电话了”这到也不是什么假话,毕竟嘉德罗斯的手机就在离金不远的地面上,一眼就能看见手机上的东西,“渍”嘉德罗斯不满的拿起手机,开口就是不耐烦的语气“什么事,快说!”     “老大……您的父亲要见您”  ……“我父亲?行,我会尽快回来的”嘉德罗斯刚刚挂断电话,回头恶狠狠的看了那几个蜷缩在角落里的混混,拿起放在一旁的东西就走了,金见嘉德罗斯走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带着也没什么用,干脆自己也先行回家了,


“唉。”金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保着抱枕叹气,“怎么了?”秋担心的看着自家弟弟,光说脸上的伤它的知道自家弟弟又被人欺负了“没什么,姐姐,就是为什么我们学校附近这么多混混啊?”……秋外头想了想“那有什么办法,最近听人说,是有一个拿钱将这些人召集到了这里,警察最近有在调查这件事,你也别太担心了,保护好自己就行。”


“嗯”金轻声回答过后起身就和姐姐道了晚安,自己就先上楼了,桌子上摆放着四个“钥匙扣”之前是三个,现在多了一个黑黄相间的棍子模样的“钥匙扣”嘉德罗斯的元力种子,找到了


作者有话说

再不动笔,我就要忘记这个坑了,唉,能看就将就着看吧,反正我就是个渣渣。


评论(4)

热度(3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