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8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经历了这么多以后金总算是脱离了自己上一世的命运,而那两位也找回了自己本该有的美好结局。


时间流逝的极快,几乎是转眼间,当初还是青涩少年的他们如今已经是步入社会的人了。地铁上一位二十几岁的金发男士看着手机,一边用手回着消息。“还真是像一场梦呢,这么快大家都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不知道是谁在群里了一条消息


大家分别这么久了,什么时候出来聚一聚,就当是好友重见了,


很快,这条消息就得到了回应

“是啊,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老同学们过的怎么了?”

“我无所谓,地点在那里?告诉我,我还要工作,我工作还挺累的”

“嗨,嫁了一个小富豪,现在什么都不用管,日子还挺好的”

“我就一社畜,这种生活就只是想想。不过有一说一,我们班上那几位大佬会不会来啊?”

“在下吗?,我最近的工作还算轻松,抽一天空出来放松放松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啧,这种事情,下次直接给雷德说,如果格瑞要去的话,我也奉陪”

“哈哈哈哈,这么久了,嘉德罗斯还是这么喜欢和格瑞比啊”

“就是就是,格瑞恐怕来了不久就会走了”

“同学聚会?算了,我最近没事可干,就当凑个热闹”

“我听大哥的”

“哎呀呀~就是不知道某位人士会不会来了,毕竟这种聚会金可是最感兴趣的呢”

“啊!凯莉,你怎么知道

“知道这种事难道很难吗?每次班上有什么聚会就属你最激动”

“好像是这样哈”

“我会去的,秋姐让我看好金”

“唉,姐姐也知道了嘛?”

“嗯,刚刚才给我打了电话”

“唉,要我说,秋姐是怕金又迷路了吧?”

“我那有这么容易迷路!”

“哦~上次我让你陪我去逛会儿街,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儿,人就不见了,最后打电话给我说迷路的是谁?”

“那只是一个意外!”

“金,如果格瑞不来的话,你确实会迷路”

“唉!安莉洁,为什么你也这么说”

“……我都看见了”

“好吧”


各位在群里聊了半天,最后聚会的位置定在××店,店虽然不大,但也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可以消费的


“啊!大家都来了!好久不见了。”金发碧眼的男士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嗯”银发男士看见他,只是微微点头随即转身和身边的秘书说话,“哟~这次来的挺早的嘛”开口的人是一位头发上别着粉色星星的女士,一件瑰红色抹胸鱼尾裙,肩上披着墨色的西装外套。完美的将这位女士的气质凸显出来。“凯莉,别这么说嘛,我好不容易才没有迷路。”    “行行行,我不和你计较”名为凯莉的女士摊了摊手 ,转身带金去了聚会的包间


“好久不见,金”桃红发色的眼镜男士微笑着对着金打招呼,许久未见,金觉得对方现在已经看不出腼腆,内向了,取而代之的第一感觉就是文弱书生。“好久不见了!紫堂”


“渣渣就是渣渣,慢死了”金不用猜都知道说这话的是谁。灿金色的头发,灿金色的眼眸,一脸不可一世的看着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渣渣,嘉德罗斯”经过岁月的洗礼,所有的人都已经褪去曾经的青涩,金觉得,大家现在这样也未必不好


“哎呀,转眼大家都分别这么久了啊!”   “是啊,现在想起来感觉就过了几天而已。”  “唉,突然好怀念以前啊!”    “哈哈哈,再怎么怀恋,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嘛”


酒气沾染了空气,惹的整个包间都带着一股不明的氛围,金和嘉德罗斯他们坐在一边,其原因就是他们不想喝酒,“还真是少见,雷狮,你居然不喝酒了?”   “一会儿要开车,不能喝”随然说雷狮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被拘束,但他很尊重法律,毕竟无论那个社会,总会有些居心不轨之人。


“大哥,帕洛斯他们一会儿就过来了”   卡米尔依旧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手上拿着一塔资料,很明显,卡米尔就是雷狮的秘书。“他们来了我也不能喝酒,帕洛斯在聚会结束之后不是还要赶回去经商吗?”    卡米尔微微眯了眯眼睛“我知道了大哥”也倒不是卡米尔不喝酒,只是他酒量太差,一但被人逮着灌酒,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醉。


“大家…久等了。”空灵的声音传入大家耳里,紧接着就是蓝色的发丝飘入大家的眼眸里“唉?安莉洁,好久不见,你也来了!”   “嗯,长老同意我出来玩一天,好久不见,金,还有大家”  纯白色的贴身长裙称的这位圣女更加圣洁。


大约前前后后等了有半个多小时,当初的同学都已经来齐,各自三五一团,聊着分别后的事情当然,其中也不乏炫耀的人,不过他们和格瑞他们比起来,那些成就,根本算不上什么。“哎呀,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有些事情又不是没有可能”远处传来两位女生的谈话声,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杯红酒,其中一位脸颊微微发红“你不是从那时候起就喜欢上格瑞了嘛?”虽然是悄悄的说,但是身边的人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那……那我也不敢啊”那位女生扭头偷偷的看着格瑞,而此时的格瑞还在批改文件,金则是在一旁和以前的好友谈天说地。


“这么怂可不行,要知道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概率不是为零,就可以放手一搏”   “嗯……我…我听你的”女生手握酒杯,转身红着脸慢吞吞的向格瑞走去,一边走一边鼓励自己【没事的,不就是表白吗?我可以的】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手心里的汗还是出卖了她,“那个,我可以坐你身边吗?”女生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眼神也不自觉的向一旁飘,“随便你”,格瑞依旧冷冰冰的开口,眼睛就盯着面前的屏幕。女生也知道,对方在办公,不会过多的管自己。于是,她坐在了格瑞的身边【啊啊啊啊,集美说的可能是真的,也许格瑞真的喜欢我,要不然,他应该直接让我走开才对】,愈想愈兴奋,红晕不自觉的漫上脸颊。女生想入非非,甚至幻想到了未来自己和格瑞结婚过后的场景,格瑞一只手搂住她,面带微笑满脸宠溺的看着她,另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小宝宝。可惜,现实总是不尽人意


“那个”大概是意思到自己在想什么,女生此时才开口说话“我……我…………”女生红着脸,说话吞吞吐吐,还有脸上的红晕,格瑞大概是有一点烦躁,毕竟现在身处热闹的地方,让他的办公速度慢了一些,再加上身边还有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生,格瑞现在只想收拾东西走人,毕竟他可不知道嘉德罗斯什么说话会来找他对决。“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但我还是想说”紧接着,女生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到“我……我喜欢你!格瑞,请和我交往”,任谁都看的出女生的紧张。两只白皙的手紧紧的抓住裙摆,通红的脸颊,还有因为过度兴奋带来的微微颤抖,整个包间的人都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注视着这里,慢慢的就有人开始讨论,“敢和格瑞表白,她也真是胆子大”    “唉,我看她还是很勇敢的,换做是谁,都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告白吧”  不一会儿,人群开始起哄,金也是满脸看戏的看着这里  


“……”格瑞的心情可谓是非常不好,突如其来的告白还有别人的起哄都让他肯定了自己想要离开这里的欲望。“抱歉,我并不喜欢你”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打在女生的身上,先前的美好幻想破碎了一地,但接下来的话却让冷静下来的人群又开始兴奋起来“还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其实格瑞在撒谎,他现在根本没有喜欢的人,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不想再被这种事情给扰乱头绪,要说对谁有一些不明的情感,那就是金了,格瑞知道,自己对金不仅仅是发小之间的关心,还有一种不可明说的感情,只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经过一些小的插曲,大家自觉分成好几桌聚餐,金和格瑞他们坐在一起,但金不是什么安分的主,总觉得这种时候热闹一些要好的多。“我给你们说啊,我在好久之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吼,什么梦,说来听听”本就无聊的凯莉也不介意听听这些话,就当是解闷好了“梦里是一个很黑的房间。”和金同桌的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金说话,没有一个人感觉到不妥,但金越往后说,他们脸上的神色就越不对劲


“然后一个和姐姐长得很像的人走下来来了,之后有一个白色头发的人拿刀划我的脸唉!我当时吓死了,之后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反正我就看见我自己被他们分解了,”金说这没忍住还打了一个寒颤“真的吓死我了”然后金拍了拍胸脯,脸色还有些发白,等他发觉氛围有些不对时,他这一桌的人早已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疑惑的看着金,【如果是梦的话,为什么会记得清楚,还有 我说你会后之前的事一样?】这基本上是这样桌的人都在想的事。格瑞像是想到了什么,和他们眼神示意一下以后就开口问金“还记得日期吗?”    “当然记得,梦里那天刚刚好就是我生日呢”脱口而出,不带一点犹豫,但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一件事,金早就知道霖忆沈来之后的一切了,换句话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局外者


突然其来的酸楚在内心翻滚,明明应该说充满欢乐气氛的聚会,在金这一桌却感受不到。【大家,怎么了?】金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他们脸上阴暗的神色,金莫名感到心虚,旋即低下头吃饭,他们则慢悠悠的吃着饭,一双眼睛阴沉的盯着金,金被这些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冷汗直出,最后,金还是没有忍住,跟大伙儿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这里,当然,是格瑞送回去工作的


金走后,聚会照旧进行,没有其他的人注意到雷狮那边的气氛不对劲,至少现在,雷狮他们所想的都是同一个【金那小子,瞒了我们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开口打破这个僵局。


上一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出,惨白的脸色更是说明了什么。一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依旧没有人说话,都只是默默的吃饭,【他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呢?】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任凭是谁,都无法接受自己曾经杀过自己重视之人的事实——虽然对方现在还活着。


聚会结束,一直在一个角落里的蓝发女士这才有所改变,美丽的脸庞是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就在刚刚,她头一次如此清晰的看见未来的模样——金发男士被锁链捆在一个阴暗狭小的房间,隐隐还有水滴落下,脸上的黑布很好的将他的眼睛蒙住。几位无比熟悉的声影在旁边,就算不仔细看,也可以猜出他们是谁,暗处,还有一位女性,但不知是谁,因为她的身影时隐时现,无法看清。【金,要小心啊】


恐惧涌上心头,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安莉洁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应该没事吧?毕竟他们早就不记得了。…………但愿如此】


几位人站在各自家的阳台上,眼神晦涩不明的看着金的家所在的方向【金,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作者有话说

呼~四千多字,应该也够了,前前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前后期就主要是各位功们对金的感情变化的过程,之后才是正式开始病娇部分。功大概是这几位: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凯莉,卡米尔,老创。后面可能会有增加。不过提醒各位一点,每位功后期用的方法都不相同。(也有大量相同的地方,emm…………好吧,我自己也懵了)

评论(5)

热度(4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