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希望『④』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嘉德罗斯小队,集齐】————————



      “唉?这几天天气好反常啊……”金看着窗外被狂风吹弯的大树,不由得感慨到“确实,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是晴天,结果却刮这么大的风。”秋的语气有些担忧,毕竟这种情况出现一两次还能说是偶然,但这一个星期已经连续六天都在刮大风了,无论怎么想都有些不对,似是有什么东西导致,但是又无法找到 。


    

        “金,还有多久?再等一会儿就要迟到了哦!”  “唉!我马上就好!”    “等他干什么?早一点走不好吗?”    “银 金怎么说也是你哥哥,你还是放尊重一点。”   少女带着些责怪的语气,看见金吃从楼梯上下来之后马上变了一个脸色,“金,我们走吧!”    “嗯,好。”


    

           “这是什么鬼天气啊?都连续六天了。”路上不断有人在抱怨着天气,就连一天下来面部没有表情的铂和格瑞也罕见的皱起了眉头。【风?等等,蒙特祖玛的元力就和风有关吧?】“金,你觉得最近几天怎么了?”淡蓝色的眼睛就这么不带任何情感的看着金,这让金一时半会也回答不上来。金皱着眉,用手挠了挠头发“这……天气预报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嘛”


        “唔,这样啊”霖忆沈失落的转过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哎呀,时间好像不多了唉,我们快点走吧,迟到了可就不好了”。突然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的几人开始在路上狂奔,最后总算是在迟到之前赶到了教室,然而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刚刚撒丫子开跑时 一道微弱的红色亮光在远处的山坡上亮起,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那里


“哟,看看,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公子吗?在这里干什么呢?”带头的人用一种极为猥琐的眼神看着金,金只是瞟了一眼,便转过身不做理会,可就算是这样,对方也不会停嘴,人心的恶,不会因为受暴者的默不作声而消失


          “金小公子长的可讨人喜了,大伙儿说,是不是?”带着嘲笑的语气,那位同学的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金的耳朵“就是,长的挺好看的,就是人不配啊。”“得了吧,人家好歹怎么说比你好看就行了吧,毕竟人家还有姐姐罩着,你有什么?”  “就是不知道尝起来的滋味怎么样,可惜,我对他这种人不感兴趣呢~要不然,今天就给你们现场直播,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老大说的对,这种人,有什么好的”   “老大,要我说,像他这种人啊,就应该拿去喂鱼,亏他姐姐还一直护着他”  “行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和他待在一起,我都嫌晦气。”   “走咯,唉,老大 我们之后去找什么玩啊?” 


         金听着对面的不良话语,攥紧了双拳又松开,【现在出手不是时候,要找到证据堵住他们的嘴,我不能给姐姐添麻烦】调整好心态,金慢慢的向教室走去


         “好无聊啊”金趴在桌子上 头顶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左右移动,看起来可爱极了。“金 ……”坐在金身边的安莉洁突然开口说话“怎么了?”突然被别人叫名字,金很快就将自己的头抬起来了。“最近小心一点,有人盯上你了,还有……”金看着安莉洁突然凑近,吓了一跳,但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回归了平静,安静的听完安莉洁的话之后,金表示,那点困难,难不住我的,安莉洁只是看着金,并没有表示认可和否认的动作和言语,就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越来越看不透呢了,不过未来,还是一片黑暗啊,这就是神旨意吗?】


          刚刚一下课,金就往教室门外走去,怀里还抱着喵粮,安莉洁知道金要做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便由着金去了,可,偏偏,去的路上没事,回来的路上就有事了,


        施暴者污蔑的话语在金的耳边回荡,拳头毫无顾忌的打在金的身上,金没有还手,只是用手护住头部,任由他们这样打下去


        “他们就在那里”安莉洁空灵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安迷修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在下劝你们赶紧住手,随意侮辱他人人格,扣三分;故意武力欺辱他人,扣十分,处金以外,剩下的几位同学请和在下去一趟办公室。”


        “金,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金看着安莉洁,天蓝色的眼眸里没有流露出一丝情感,默默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金叹了一口气转头冲着安莉洁露出了一个极为好看的笑容,但是在着笑容里又透露着几丝伤心“我会的,谢谢你安莉洁。”       “不用谢,这是神的指引,也是我的选择,你对我,无需有什么隐瞒”   “我知道,毕竟安莉洁都看到了,不是吗?”金看着安莉洁柠檬绿的眼睛,平静的眼眸里,满是担心。


         【我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希望】“相信我,安莉洁,我一定,一定会让所以人都幸福起来的。”【即便这个愿望遥不可及,我也想去试试,去试试能不能成功】“竟说大话,也不见他有多努力”   “……”安莉洁见状,用手拍啦拍金的肩膀“别太放在心上”  “我知道,要想赢,还得有一个好心态,不是吗?”【哪怕这路途满是污言碎语,我也会勇往直前,直至成功】聊着聊着,金和安莉洁回到了教室,刚刚好上课铃也打了。待一节课过去。


         “金,一会儿你小……”安莉洁的话语还未说完金就已经向门外走去,过了一小会儿,就传来了一群人的声音——无非就是校园霸凌的一些常用语罢了,在金看来,跟说了一堆闲话没什么区别(虽然很伤人,但金这种大大咧咧的人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嘭——”不知什么物体被打碎。几个刚刚还在金面前说着金坏话的人满脸惊讶以及害怕的看着金,“我……我们…是……是不会……”   “哈?”金的声音变得比较低沉,手还在地面上,手下面是一个不深不浅的坑,金微微抬头,一双蓝色眼睛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兴许是被金这动作吓住了,刚刚还壮着胆子要给金一个教训的几人转身就跑,就像看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金……”一只手慢慢放在了金的肩膀上,金转头一看,是安莉洁“啊?是安莉洁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安莉洁看着地面,没有多想,她知道是金弄出来的,毕竟学院里有怪力的人还真就只有那么几个。“金,你要,小心,那个人,不是善人,是有目的的。”金扰扰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的“放心吧,安莉洁,我经历的也不少了,这些东西,我还不带怕的。”金叉着腰,无所谓的笑了笑【毕竟比起这些,真正的生离死别才是更让人害怕的吧,就像……就像……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为什么?明明……不可能】金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额头慢慢冒出冷汗。【到底怎么回事?在大赛的记忆,为什么变模糊了,好像还忘了什么?


        “金?……金?……”安莉洁的手在金的面前挥了挥,一双柠檬绿的眼睛担忧的看着金“啊?!……我……我没事!”安莉洁将手收了回去“金……你是不是”   “害,我怎么会有事嘛,这么多我都挺过来了 这些怎么可能扛不住”金依旧是笑笑 ,安莉洁知道,金在隐瞒“可你明明……”   “哎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安莉洁担忧的看着金的背影【可你明明已经开始遗忘了啊


          “就是这里了吧?今天听路上的人说的,就这里风最大,好冷啊——”金双手环胸,这里狂风肆虐,但就在金来之后开始变小,慢慢的红色与绿色的粒子慢慢汇集交慢慢的形成两个元力种子。“啊,在这里啊”金伸手将两个元力种子抓住“耶,又向前走了一步!”


           可殊不知 在暗处,一直有人在默默关注他


          “银爵大人,如您所料,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作者有话说

鸽了这么久 我总算更出来了,嘿嘿,我就是一个万年鸽子手


评论(3)

热度(1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