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但心大的金依旧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回到了自己公司,看着电脑里的那些文件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当时信誓旦旦的对姐姐说要自己创业,结果……自己业绩不是最低的那位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嘟——”手机铃声不适时的响起,金摘下眼睛,拿起手机一看“格瑞?他怎么给我打电话里,难道是有什么事吗?”虽然有点搞不明白,但金还是接下了电话 毕竟格瑞那家伙平时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是绝对不会打电话的


        “喂?格瑞,有什么事吗?”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熟悉声音,格瑞不禁松了一口气,“没什么,金……你……”“你到底怎么了?格瑞,为什么今天在聚会上你就有点不对劲了”金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和格瑞对话“没什么,金,你能和我说说吗?关于那个梦的事。”金听完格瑞的话 不由得一愣“当然可以啊!我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呢”金又把那件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那你认为,那件事发生过吗?”  “哈哈哈,格瑞你到底怎么了?”格瑞听着电话里的笑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候着金的回答“应该吧,我也不知道,毕竟他们都说梦境里的事都是另一个次元的我所发生的事嘛”格瑞知道,对方在隐瞒,既然对方不想让自己知道,那自己也最好不要强求较好,要不然,双方都撕破脸皮的话,反而不好解决。“我知道了,少看那些东西”金听了之后到挺高兴,以为瞒过格瑞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无聊吗,对了格瑞,要注意身体啊!”    “嗯,我知道”结束对话后 金依旧开始手上的工作

   

        “哒哒……”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击打着,如同装星辰一般的紫色眼瞳此时充满厌恶。“卡米尔”男人开口唤了一声“大哥,我在”   “去查一下,有关金的事”卡米尔微微愣了一下“是,大哥”,不得不说,卡米尔的办事能力很强,不出十小时,金的信息基本上打成纸质资料摆在了雷狮面前。可雷狮反反复复把那质料看了三遍,也未找到有关金在聚会上说的事 连相似的事都未找到,但雷狮依旧没有死心,一个电话打过了安莉洁,他知道,要是有人能说清楚这些事情的话,除了安莉洁,他雷狮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嘉德罗斯坐在办公室里,半天也未开口说一句话,公司里的下属看见自家老板这个样子,一边猜测着又是谁惹老板生气了 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工作,嘉德罗斯的脾气,他们公司里的人就算不是特别清楚,但也略知一二,“到底是谁啊?烦不烦,本来以为今天老板出去了,还可以摸一下鱼呢。”“你以为就你想啊?好不容易老板不在公司一天,工作量也不用那么高,结果呢?就去吃了一顿饭就回来了。”“那有什么,要我说,绝对是老板在聚会时谁惹了他吧,要不然老板能在办公室安安静静坐这么久?”“那那里是安安静静,那分明是在生闷气好吧?看老板那年色就知道了吧。”“行了行了,说两句就行了,再说下去要是让老板看见了,工资什么的还要不要?”这种安静的环境还未持续很久,就有人打破了这种安静


       “咳咳”一位女生站在嘉德罗斯办公室门口整理自己的衣物,与其说是整理 倒不如说是在考虑该怎么样才能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引起嘉德罗斯的兴趣(说白了就是在想怎么样勾‖引)别的人看见了,默默的替哪位小姐在心底默哀。要知道嘉德罗斯向来讨厌这种不思进取,只知道白日做梦的人“老板,您安排的文件我都完成了”女人甜甜的声音传入嘉德罗斯的耳里,嘉德罗斯听见了,也只是抬头拿文件,看见对方衣服的领口不禁眉头一皱,他当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不过比起这个来,他更关心文件处理的怎么样“啪!”文件被嘉德罗斯大力摔在桌子上“这就是你说做了三天的方案!!”嘉德罗斯愤怒的声音传到外面正在工作的人耳里,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唉,八成没了”


        在嘉德罗斯办公室里的女人此时一脸委屈“嘉总,我说的都是真的”说着还故意可怜兮兮的向嘉德罗斯靠去,可惜 幻想中的场景在现实根本不会实现。“滚!”嘉德罗斯怒喊一声,硬生生将那个女生给扔了出去。或许是知道了自己的无礼行为“行了,之后我会把补偿发给你,记得去财务部把这个月工资领了,以后就不用来公司了,我们这里不需要无用之才。” 即便是压着怒火的语气,依旧无法掩藏嘉德罗斯狂傲的性格。   “别啊,嘉总,我知道错了。”   女人跪在地上,哭着祈求着。但这又能带来什么呢?

  

        【那个,渣渣!】嘉德罗斯无法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那些不断在脑海里变化的记忆片段。充斥着血腥的气味。让人感到不适。嘉德罗斯很不理解 明明是没有发生过的事,却偏偏感到无比的熟悉。就好像……好像一切都是重来的样子


        剧烈的疼痛让嘉德罗斯不得不停止了思考,良久,一点笑声办公室里传来,那不是强者嘲笑弱者时的狂妄,而是自嘲,【怎么?重来一次就不愿意和我一起走近一点了?还是说,那一次的事,你怕了?果然,渣渣就是渣渣。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快开始了?】


         梦境已碎裂,现实的压迫,剩下的选择又会通向那里?


作者有话说

       我咕了老久了【一半是因为期中考,然后五一我玩嗨了就……】咳咳,都已经过去了对吧?



评论(2)

热度(23)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