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10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


       嘉德罗斯似是在嘲笑着什么,嘴角微微抬起,金色的双眸冷冷的看着窗外,他那里不知道,那些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记忆片段无非就是他们现在所在寻找的真相。回到桌边,拿起手机,嘉德罗斯看着金灰色的头像淡淡开口“等着,渣渣。”


        “你到底什么意思?”雷狮听着对面毫无逻辑的话语怒了,安莉洁,圣山集团的大小姐,人尽皆知的占卜师,占卜的结果精准无比,据说能看见别人的过往以及模糊的未来,更让人叫绝的还是圣山集团每三年一次的祭祀仪式,使徒在祭坛周围唱着不知名的颂歌,圣女身着洁白的祭祀服,在颂歌中缓缓向那神明献上自己最真诚的祝福,再向神明祈求指引,透明的光圈由天落下笼罩在祭坛中央的圣女,在这期间,神明会降下神谕,有且仅有圣女一人可听见,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却告诉他雷狮,无可奉告,只因这件事是不被神明所认为可以随意乱说的,且关系到神明的隐私,呵,可笑这对雷狮来说简直是可笑至极。“神明?不过是些幻想出来的生物罢了,有什么值得歌颂的。”


        “雷狮……不得对神明无礼。”电话里传来的是那位圣女微微愤怒的声音“嘟——”电话挂断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大哥……接下来是要…”   “不,贸然行动反而会让小鬼引起怀疑。”   “是”


        “抱歉 这个时候来找凯莉小姐,希望没有给凯莉小姐带来麻烦吧。”   “吼~骑士集团的安迷修先生怎么有兴趣到我这个弱女子这里来啦?”凯莉手拿着高脚酒杯,里面红色的液体随着主人摇晃而晃动。坐在凯莉对面的棕发骑士表面笑盈盈,温婉如玉,但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却看不见温和。“在下想,凯莉小姐应该知道在下想要知道什么吧?”   


               一个简单的问句,凯莉就已经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了“抱歉,安   迷   修先生,您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这个弱女子也不知道呢~毕竟,谁会无事去惹那些自己惹不起的人。”凯莉轻轻抿了一口酒“就算我们黑暗森林这个组织再大,也有找不到的情报,这一点,我相信安迷修先生不会在意吧?”


         “可,据在下所知 整个凹凸市,就只有黑暗森林的消息最为灵通可信,别的地方消息可靠性完全无法和黑暗森林的消息比。”    “那只是我们有特殊渠道罢了,骑士大人就非要在我这里找到消息吗?再者,圣女大人那边的消息不应该比我这里的消息更为可靠吗?”


          安迷修此时不再保持微笑,双眼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凯莉小姐这是何必浪费时间呢?您想要的报酬在下付的起。”凯莉摇摇头“安迷修,你这是非要这我这里死耗着,我都说了,你说的那些,本小姐这里找不到!”凯莉的脸色很难看,面前这位粽发骑士简直就是柴米不进,说什么也要这里找到有关那段记忆的消息 。拜托!就算她记得,你觉得这重新来过的事情还有什么关于以前的消息吗?有也早变了好吗?


         “格瑞,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秋看着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白发男孩,“秋姐,金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这个吗?好像是有点,那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粘人了。”格瑞:……我不是在问这个

     

        最后询问无果的格瑞只能用另一个办法:刚刚睡醒的金最容易说实话。


         翌日早晨六点“金,起床了吗?”   金把脸蒙进枕头里“格瑞,大清早的干嘛?”金抱怨到“又有什么事啊?明明方案我昨天就交给惠清姐了啊?” “不是工作上的,是别的事情。”   “什么事,格瑞你就直说行不行,里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还想再睡一会。”   “金,你那天做的那个梦……”  金显得有点急躁,迷迷糊糊中竟然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啊!都是真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时间倒流了而已,行了吧,我想睡觉!”“嘟——”电话挂断,格瑞不禁感到无语,【以后别让这小子保守什么密秘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给暴露出去了】   格瑞随手将电话录音发给了嘉德罗斯那些人,


        酒红色窗帘半掩着,旁边站着一位别着深红色星星发卡的女生“金这家伙,嘴这么好撬开的吗?几天前才答应安莉洁保守秘密,结果这家伙自己说出来了,真是,这让我怎么帮忙?”   “凯莉小姐,别生气,凡事都有两面性,或许,事情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呢?”


        微信群里

        『嘉德罗斯』所以那个渣渣这么久都在骗我们?

           『安迷修』可能金也有什么苦衷吧

          『雷狮』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安迷修,我们想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格瑞』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死抓住这个不放,喜欢的话,直接追不是更好吗?

            『凯莉』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脑袋有病啊

             『嘉德罗斯』这不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免费的人质吗?金知道,难道她们就不知道吗?

       

       是啊……免费的人质啊【你们就挣吧,本小姐就坐等鱼翁之利咯~

  

猎人还在迷茫,困兽还不知,接下来,有会有什么故事呢?



【作者有话说】

麻了,手机被收了这么久,好在学校写了一些,要不然我真的头大


评论(4)

热度(2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