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尝试混入官图(混入失败)




呐呐~祝琳伊琳蕊生日快乐~

(也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琳伊(妹妹)在第五张,琳蕊(姐姐)在第六张

(没错这两娃子是亲姐妹)

还有一个OC我没画(没到她生日,再说回来……那个是我同学不要给我了,反正在之前这个设子也是我给她弄的,基本上没有一点是她想的)







tag是私心

安哥生日快乐


祝你能像以前一样,勇敢无畏,温柔善良,无所顾忌坚守着骑士道向前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呼~是我所想的反应,原先的op也已经删了,现在就坐等新的op了,七爸加油,关于有人说音乐抄袭这件事,我并不认同 因为这个需要专业的人士来鉴定,一般来说,旋律等有些因素很有可能会撞,但不一定是抄袭,真正意义上的抄袭是完全一模一样甚至没有多大变化的(以上关于抄袭的事是我自己的想法)反正就是没有专业人士鉴定过后确认是音乐抄袭的,请不要乱传凹凸世界第四季片头曲是抄袭的,谢谢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艾比和埃米这是长大后的模样吗?还是前世的模样?(话说回来,艾比和埃米身后那个人是谁?)讲真看见金和格瑞打架我只感觉自己心口有点痛,(毕竟是本命Cp)但是嘛,是可以理解滴!金和秋我只能说不愧是亲姐弟吗?元力技能简直一模一样,秋左边那个是凌姐,右边那个是真哥,但是秋生后那个人是谁?呜呜呜,七爸,咋不求别的,只求人设别崩

贴纸

嘿嘿!是今天在小卖部逛的时候看见的贴纸!凹凸世界的,是真的稀奇,以往我想要的主题基本上都是没有的,今天居然看见了

(tag私心)

拼图

是的没错,如题,我在家里拼了将就两个小时的拼图(是凹凸全家福实际上并不全)(私信all金)



我好拉,但是还是想试试……七爸看看孩子吧!@七创社 

病娇之恋 6

*自嗨产物,文笔渣,重度OCC预警

*Cp为all金,略微创金

*不喜欢左上角请ε(*・ω・)_/゚:・☆

*以上OK就开始看文吧




                          过往·1(反派的)


1.霖忆沈

“那一天,我不能见到爸爸妈妈了,他们都说他们有事要办,让我在孤儿院待一段时间,之后爸爸妈妈会来接我的,霖忆沈会好好听叔叔阿姨的话,等爸爸妈妈来接我的!”


一本泛黄的笔记本,第一页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排排字,幼稚的话语中透露出对未来的憧憬,但是,现实却给了这个孩子重重一击


“××××年×月××日

       我到孤儿院了,但是这里和叔叔阿姨们说的不一样,为什么院长姐姐等他们走后就直接扔下我走了,看都不看我。孤儿院的的男孩子们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要和他们离远一点才行,我要做一个乖孩子等爸爸妈妈来接我。”


“××××年×月××日

       今天院长姐姐来找我了,她带我去了院长室,给了我一些任务,说是乖孩子才会做的,所以我都做完了,好开心!做完以后院长姐姐来看了,她一直在夸我做的好,比其他人做的都要好,还说我是这里最乖的孩子,还给我甜甜的棒棒糖了!爸爸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开心的!”


孤儿院的欺骗,让本该天真的小孩变得险恶


“××××年××月×日

       好奇怪,院长姐姐说了不可以打架的,为什么老是有男孩子在打架,有时候还无缘无故打一些女孩子,这可不是乖孩子该做的,我把这些告诉了院长姐姐,院长姐姐让我别管他们,让他们自己玩自己的,我做好我的就行了,可是……可是为什么还有女孩子上来打我啊,我做错了什么吗?明明我不是爱哭鬼,只是太痛才哭的,为什么要骂我?我不明白。”


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在那个夜晚还是发生了


“××××年3月15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有蛋糕,还被他们欺负了,院长也不愿意管他们,叔叔阿姨也都在骗我,爸爸妈妈早在那场大火中死去了,根本不能来接我回家,大骗子,都是大骗子!”


就算是无尽的黑暗,也会有一丝光明


“××××年6月3日

      今天来了一位新的小朋友,她很好看,是粉色的头发唉!眼睛也是粉色的,好好看,她还主动找我做朋友了!好耶,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因为她找到我的第一个朋友。”


黑暗终会散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是院长的叫喊声“这位小姐,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有私藏,吸毒,贩卖毒品等行为,请你配合我们检查。”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站在院子门口,有两位将院长控制着,院长口里不断的咒骂着这群人,在她眼里,孩子们不过只是一个个棋子罢了,最后,院长因为毒品的原因被带走审判,这个孤儿院也转到了院长的姐姐手里,和前院长不同,她待人温柔,和蔼,没有偏见,没有过激行为,对霖忆沈和李彦霖更是偏爱有加,她会叫她们两个武术因而也被她们两个称为“师傅”


但黑暗也会一拥而上,蚕食光明


“师傅!”两个孩子在火光面前不断哭泣,周围是救火的人员以及看热闹的人群,两个小孩子在这里是多么的渺小,这个曾经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地方,一夜之间,荡然无存,所有的温情都成为了回忆。这里生活的小孩子们,终是变成了大街上流浪的一员,没日没夜的祈求着有人能收养他们。“彦彦,我们能活下去吗?”两个小孩呆在一个角落依偎在一起,身上盖着纸板“会的,一定会活下去的”李彦霖的小手抓住了霖忆沈的手,坚定的说到“师傅说过的,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黑暗与光明的交替,永远是命运捉弄人的玩笑话而已。


有一天,李彦霖告诉霖忆沈,她要去历练了,可能很久不会回来,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李彦霖刚走不久,一群和她们差不多的小孩子就对霖忆沈拳打脚踢,强她的东西,霖忆沈无论怎么求饶都没有用。


光明依旧会出现,但是维持的时间又会有多长呢?


“小家伙,你是孤儿吗?”一位中年妇女看见了霖忆沈觉得她可怜就想要收养她,“嗯”霖忆沈眼泪汪汪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在得到了回应以后,女人就抱起了霖忆沈,一只手轻轻拍打她的背“以后就叫我妈妈吧,乖孩子,睡吧,醒了以后我们就到家了”哪位女人并没有骗她,霖忆沈醒来以后,看见的就是洁白的天花板,旁边还有三个比她大的男孩“妈妈!她就是我们的妹妹吗?好可爱啊!”原来,中年妇女因为年龄大了,她的丈夫又十分爱她,不忍心再让她忍受生产的痛苦,但她又想要一个女儿,干脆让她去领养一个并向她保证,会把领养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霖忆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最大的那一个男孩子主动握住了霖忆沈的手“别怕,我们是你的哥哥,我们绝对会好好保护你的!”


【好温柔啊,真希望可以一直维持下去】

可上帝偏偏就是没有放过这个女孩


她又没有家了,烈火如同梦魇一般燃烧着,在她的身上,是她养母的尸体,他们被一群人入室抢劫,下人是报了警,犯人也被捕了,但是,她的养父母,还有对她好的哥哥,也都不在了,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突然,有一个警察发现了她“这里,快来!这个妇女的身下还有一个孩子!”人们把妇女的尸体搬开,霖忆沈就缩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眼睛就看到了远处的犯人,什么也没想就跑了过去“你还我爸爸妈妈,还我哥哥!”霖忆沈带着哭腔朝犯人吼着,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用力捶打在犯人的身上,警察很无奈,只得将这个小女孩带去了警察局,由于没有亲人,就将她送给了一对无儿无女的老夫妻收养,顺带送她上学,等霖忆沈到了初二的时候,那对夫妇就去世了,但给她留下了大笔资金,已经够她上学用了


【还不够,这些钱还不够,不够我找到她,我已经失去的够多了,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到了高中,突然出现在她眼里的几个人给了她并不大的希望。

霖忆沈回忆篇·完结


作者有话说

呼,咕了这么久,总算是完了,(厚着脸皮要一个小红心)

病娇之恋 5

*自嗨产物,文笔渣,严重OOC

*Cp为all金,略微创金

*不喜欢左上角请ε(*・ω・)_/゚:・☆

*以上OK就开始看文吧









金回到家里,脸色很不好,在秋问他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金也只是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金写完作业后就坐在桌前发呆,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安莉洁说的话还是让他无法接受,明明大家都只是朋友,怎么都不会有那种想法吧?



但这金已经不会在相信了,上一世,他亲眼见证自己身边的人变成一个个疯狂的猎人,暗地里较劲只为了一个人。要是真的是那样,恐怕,他之后能看见的恐怕就是一个狭小空间里的所有物了【无论如何,只要他们没有那种想法就好了吧?反正不能连累姐姐。】



“金?”秋的声音从门后传来,金微微一愣,随即起身打开门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怎么了?姐姐?”说着站直了身子从门后走出来,秋摸了摸自家弟弟的头“没什么,看你一脸阴沉的样子过来就问问”  金微微低头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半晌才开口回答“姐姐,如果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但是又伤害了这个人,又想和他在一起的话有没有别的办法啊?” 秋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弟弟“你从那里看到这种东西的”金眼珠一转“手机上”秋叹了口气“以后别看这种东西了,不过吗?答案是肯定有的,慢慢来就行”



金这下不知道该怎么问姐姐了,好几次开口想问都没有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过了半天金才说话“那,那那个人直接囚禁了他喜欢的人呢?”


“傻孩子,那不叫爱,那是心里扭曲的变相占有。没有资格冠以爱的名号,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但自己又爱而不得,那么,自己就应该在背后默默祝福对方,毕竟世界很大,没必要一直把心放在一个并不爱你的人身上,那样只会让你感到心累罢了,对方又不爱你,自然也不会过多的去关心你,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姐姐!”    “对了,以后少给我看这种东西,知道了吗?”     “知道了”



在得到自己姐姐的回答过后,金就感觉浑身上下都舒服,只要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不会有那些事发生了,同时也不会过度疏远了对方,大家都还可以做朋友!对✓!就是这样!大家都还可以做朋友,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豪,美滋滋的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



“唉?李彦霖同学,请等等!”跑向正往办公室走的李彦霖“有什么事吗?金同学”李彦霖微微皱了皱眉 ,但还是转身礼貌问候。“没什么,就是霖忆沈同学要我转告你一句话‘放学过后到天台去等我”。’没了。”面前的粉发少女微微一愣,“好的,谢谢你了。”金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嗨,都是小事,你继续忙,我就先回去了。”    “嗯”



霖忆沈就在门后看着,手紧紧握成拳,明知道是自己让对方帮自己的忙,但还是感到不爽,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珍藏已久的宝藏被别人无意间发现了的愤怒一样,总而言之,她对李彦霖的占有欲已经超出了她所预估的范围


毕竟是自己一生中的光,帮助自己走出阴暗的人,又是对自己许下一生承诺的人,又怎么会甘心让给别人呢?


“霖忆沈同学?霖忆沈同学?”霖忆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位置上了,金就站在她旁边,手在她面前上下晃荡,“啊……啊怎么了,金同学?”金叹了口气“呼,吓死我了,没什么,你让我转达的事我已经转达了,特地来告诉你一声。”霖忆沈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金“是这样啊,谢谢金同学了。” 

“嗨,小事一桩。”金转身向凯莉走去,分享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霖忆沈自感无趣,遍找到一块无人的地方,手中微微闪起白色的亮光,目光落在亮光上,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既然人已经找到了,这些人也失去他们的作用了。没想到禁术的副作用这么难搞,罢了,反正之后不会再见面了。】亮光熄灭,主人随即返回教室,看看时间,还早,课间休息时间还有五分钟。


“叮铃铃——”上课铃响起,同学们都在位置上坐好,安安静静的等待老师的到来,一节课过去,霖忆沈丝毫没有听老师所讲,她的语文成绩一向为优,再加上这堂课上的文章又早就听嘉德罗斯唠叨过了,基本不用花太大的力气去学。



                                放学后


天台上,淡蓝色发丝的少女依靠在栏杆边上,夕阳的余晖落在少女身上,显得少女十分娇弱,微风拂过,带着落花不知飘到了何处,就和少女的心情一样不可得知“吱嘎——”天台的门被打开,走来一位粉发少女,比起蓝发少女,粉发少女明显更加成熟。“彦彦,我们……分别多久了”粉发少女缓缓开口,眼神里充满着失落,她本不想与她分离,但对方在那个夜晚留下一张纸条就悄然离去,此后就不知所踪“……大概是六年,我也不清楚了”   “那 ,还真是久啊”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彼此之间还是像以前一样,在和对方单独相处时依旧不擅言语。


“这一次……你还要离开吗?”蓝发少女继续提问,看着粉发少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期待。“不清楚,训练不不可少的”粉发少女坚定的回答几乎快要粉碎她所剩无几的希望,【笨蛋,你会遇到更好的,我就做一个过客好了】粉发少女如此想着。


蓝发少女紧紧攥住了衣服,“那……那如果”语气里藏不住的伤心,眼眶里也多出了泪光“你,说什么?”似乎是下定决心,蓝发少女大声喊出来藏在心里已久但一直不敢说的话语“如果我喜欢你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说完蓝发少女眼眶里的泪水夺眶而出,粉发少女呆在原地,眼神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不想和你分开啊!所以……所以以后无论去哪里都带上我好不好?”微风拂过,两位少女之间有着微不可言的奇妙气氛,似是被蓝发少女的突然表白吓到了,粉发少女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开口“你倒是回答我啊!”


“愿意”  “唉?”  “我说”粉发少女微笑着开口,言语间止不住的温柔“我愿意 ,我愿意一直和你在一起”蓝发少女抬头呆呆的看着粉发少女,下一秒,就被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在这一刻,她们黑白的世界因为彼此才慢慢涌入色彩


粉发少女用手轻轻抬起蓝发少女的头,闭眼,吻了上去,没有料到这一切的蓝发少女微微一愣,旋即闭眼感受这之前重未设想过的结局,蓝色和粉色的发丝相交,在夕阳的衬托下格外梦幻。脚下,白色的法阵亮起,顷刻间粉碎,原来,想要打破禁忌的法术,就必须找到自己最为重要,珍惜的人,无论在哪里,之后,我们将永不分离。


记忆如潮水般涌出,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第三天     



班上的同学就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呆呆的看着门口的金发少年和一群人打打闹闹,虽然金发少年自己也很懵,明明之前还是一副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样子,甚至还有嫌弃,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小鬼,怎么还愣着,今天一起去撸串啊?”    “恶党,你不要把金给带坏了!”    “……金,别学雷狮。”

“哎呀呀~真是的,好不容易清静几天,这下好了,又开始闹起来了~”    “唉?凯莉!这怎么又成闹了?”     “唉,你不懂的”


虽然金对这一切感到很奇怪,但是和以前一样的相处方式还是让金感到安心“雷狮,我要去!”   【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嘿嘿,好吃的我来了】金·吃货·宝:没有什么比美食更重要!   格瑞眼神不满的看着雷狮“我要去”   “哈,你这个面瘫脸一看就知道不能吃辣”来自雷狮的嘲讽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一同前往,你看可以吗?金”安迷修笑着问金,“人多才热闹嘛,到时候大家AA制好了。”金头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心情不断扭动,看起来格外可爱“白马王子,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艾比用闪着小星星的眼睛看着金,巨大的呆毛扭来扭去彰显着主人的心情“老姐啊——”红发女生旁边的黑发男生脸上满满都是无奈,自家老姐一看见金就犯花痴,没办法,谁让金是艾比的理想型呢“给我闭嘴,衰仔!”艾比一圈锤在黑发男生的头上,肉眼可见的起了一个包“疼啊!老姐!”“哈哈哈,艾比和埃米的感情真是好啊!”“是啊,真是好让人感动的亲情哦~”最终还是上课铃打断了大家的谈论声。


                                  放学后


“凯莉,安莉洁,艾比!快点,时间要来不及了!”

“笨蛋金,急什么急,本小姐叫的车。”凯莉看着金一脸着急的样子就忍不住翻白眼,这家伙,是有多喜欢吃的。【霖忆沈和李彦霖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决定要转校的,本小姐还想和她两开个玩笑呢】眸子里晦涩不明,也不知道凯莉到底在考虑什么,过了半天,金和艾比,安莉洁已经上车了,凯莉还在原地发呆。“凯莉,快点过了,要走了!”若不是金在提醒,可能凯莉还要在哪里站上一会儿,


烧烤摊那里就是另一番场景了,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有说有笑的吃着烧烤,雷狮还时不时的想要误导金,但都被安迷修和格瑞拦下,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用多说了,


作者有话说

各位,下一章就是霖忆沈和李彦霖的身世回忆,让我们恭喜两位杀青,之后的剧情就直接到所以人大学毕业过后了,因为我觉得在学生时期有些东西不太好下手所以就这样决定了,下一章更新恐怕又是下一周了。

病娇之恋 4

哈喽,各位,我回来了。

*渣渣文笔,严重OOC    自嗨产物    (不要白嫖)

*不喜欢左上角请ε(*・ω・)_/゚:・☆

*Cp为All金,略微创金

*以上OK就开始看文吧










【彦彦也真是的,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害人家担心那么久】霖忆沈在心里想着,眼神也时不时飘向李彦霖,在她旁边的一位“大嘴巴”看见了直接就喊:“霖忆沈一直在看李彦霖!说!霖忆沈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说着还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霖忆沈。



霖忆沈一听这话脸瞬间就红了“没……没有!,别乱造谣!”     “哎呀,还不承认,脸都红成这个样子了。”     



霖忆沈后面站着的是雷狮,嘉德罗斯和安迷修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雷狮紧紧的攥着手,手指甲嵌入肉里的疼痛都没有感觉到,有的只有对这位同学的满天杀意,像紫色星空的眼眸里燃烧起了火焰,随时可以面前这位同学焚烧殆尽,



嘉德罗斯已经拿起大罗神通棍抗在肩膀上,灿金色的眼眸里怒火冲天,恨不得现在就将面前这个虫子扎的粉碎。



安迷修保持着面部的微笑,手却差点将点名册撕碎,翠绿色干净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让他的公主殿下难堪的人,别人看来,安迷修现在这个表情和他平日里差了千万里。



但咋们的金宝这一次没有上前去凑热闹,转而选择了坐在一旁喝着奶茶看戏,雷狮几人转过头看见金,脸色又差了几度,金和他们眼神对上的时候只是呆了一会儿,马上就用唇语说了句“加油,看好你们,把喜欢的人抢过来!”起身拿起奶茶就跑回家跟姐姐撒娇去了(谈什么恋爱,姐姐不比他们香?)



(当事人雷狮,嘉德罗斯,安迷修表示:???这小子脑袋在想什么?)



                                  第二天



李彦霖走到霖忆沈的座位旁边轻轻敲了敲她的桌子“同学,该交作业了。”     “啊?可是彦彦,我还没有写完,还有好多物理题我不会。(ο̬̬̬̬̬̬̬̏̃ɷο̬̬̬̬̬̬̬̏̃)”    “算了,我教你。”    “好耶!彦彦最好了!”  



金看着两人的互动,抬头看了眼门外的三位“唉,几个前路堪忧啊”金就像妈妈一样担忧着三位的终身大事“唉,这样下去,那三位迟早要完。”



“金~在看什么呐?”     “在看那三位什么时候追到自己媳妇”说着还抬头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门外脸都快和银爵一样黑的三位大爷   “噗嗤,哈哈哈——还真是没想到啊,你这木头竟然开窍了!”



一听这话金就明白凯莉是在吐槽自己之前没有情商这件事。“哎呀,突然开窍了不行吗?”        “行行行,本小姐不和你争论。”



安莉洁安静的坐在一旁祈祷,等金要走了的时候才缓慢的站起身叫住了他,“金。”     “?怎么了,安莉洁?”    安莉洁摇摇头,又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嗷嗷,知道了,一会儿学校门口见!”

“好”



等金走后,两位少女都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没过一会儿凯莉就率先开口“怎么,你这个丑女也想抢人?”     “……凯莉,我看见了……”     凯莉挑了挑眉“又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安莉洁摇头到“不是……是关于金的”



凯莉一听是关于金的就不顾前面所说的话“有关金的?说来听听。”



“唔……未来……”    “丑女说话快点!”     “……霖忆沈会放下他们”   “哦~那家伙怎么突然这样了?”凯莉开始有些好奇了,霖忆沈那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善茬。



安莉洁无奈的看着凯莉“……一直生活在黑暗的人找到了自己的光,于是放下一切去追随光了”     凯莉一听这话就恼了“你说话能不能直白一点,绕来绕去的!烦死了!”



“霖忆沈会去找李彦霖。”     “吼,那个家伙怎么又看上人家李彦霖了?”         “因为,霖忆沈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李彦霖。”        “那,还真是巧啊~,既然她愿意不针对金,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她了,不过嘛?一点点小小的‘恶作剧’应该没有问题吧?”



安莉洁眼神不明的看着凯莉并未开口说话而是在想着什么,待凯莉走后才缓缓开口“金,以后,能保护你的人,真的很少,黑暗,只会缠食光明”



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的,金。



金在学校门口等着安莉洁,但是命运之神就像是刻意安排似的,好巧不巧遇见了被一群人围着的霖忆沈,仔细看了看,大概是,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神近耀等人,金不禁抽了抽嘴角【怎么在哪里都能遇见她】



“金同学!你在这里干什么呀?”霖忆沈看见金就急忙跑过去,生怕对方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



“啊?我吗?我在等安……咳咳,一位朋友”金有些心虚,但还是回答了问题。



“这样啊,那……金你能帮我明天转告李彦霖一句话吗?求求了!”霖忆沈双手合十弯腰鞠躬,样子十分诚恳。别人看来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但是金看见霖忆沈身后那几位黑气都快实体化的人就知道这些话都别他们听见了【这么远都能听见,你们是千里耳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我觉得霖忆沈要是有什么事要问李彦霖同学的话还是当面说出来会更好。”金很无奈,他现在不想和面前这位牵扯上任何关系。无论他怎么躲,但是对方总能找到他。这种情况也只能认命。



“那,谢谢金同学了,”霖忆沈说着凑近了金的耳边“你告诉她,明天放学来天台一下”说完就马上离开。金微微皱眉,“霖忆沈同学,我会转告给李彦霖同学的,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还要等我朋友。”



“好的,我就先走了,谢谢啦!”霖忆沈一蹦一跳的跑开,似乎是知道金现在有些怕他们,走之前还特地将那几个人全部支走了。虽然金不知道霖忆沈现在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不过那些人不在总要好些。



“金。”身后传来少女特有的空灵声音,金闻声转身“安莉洁!你总算来了。”     “嗯”安莉洁降低了声调“金,我有话要和你说,你要记得,不要和任何人说……”



“哦哦奥,知道了,安莉洁,到底是什么事啊”安莉洁贴近金,在金的耳边轻生说了一句话,金听完后神色大变“安莉洁,有什么办法躲开吗?你……应该知道的。”



安莉洁摇了摇头“方法有是有,但是都不是长久之计,你知道的,他们身后的势力不是我们圣山集团和登格鲁集团可以相比的。”



金沉默了,他知道,要是安莉洁之前所说的如果发生了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金,你姐姐可以保护你一阵子,我和凯莉也会尽量想办法帮你的。毕竟星月集团旗下的黑暗森林消息网有办法瞒过他们,不过以他们的实力,也没办法长期帮你。”



“没事的,安莉洁,谢谢你啊,我会注意他们的。”



安莉洁眼中流露出不甘的神色,这是她第一次犯难,毕竟不止他们,想要将金永远锁在身边的……还有她所尊敬的神明大人。



金,你的未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作者有话说

各位可以猜猜,安莉洁说了什么,说实话,我又想开坑了,不是病娇文,现在想想,我还是把现在手上六个坑想办法补完再想开新坑的事吧,【老福特有两个坑,快点上有四个坑】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