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希望『④』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嘉德罗斯小队,集齐】————————



      “唉?这几天天气好反常啊……”金看着窗外被狂风吹弯的大树,不由得感慨到“确实,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是晴天,结果却刮这么大的风。”秋的语气有些担忧,毕竟这种情况出现一两次还能说是偶然,但这一个星期已经连续六天都在刮大风了,无论怎么想都有些不对,似是有什么东西导致,但是又无法找到 。


    

        “金,还有多久?再等一会儿就要迟到了哦!”  “唉!我马上就好!”    “等他干什么?早一点走不好吗?”    “银 金怎么说也是你哥哥,你还是放尊重一点。”   少女带着些责怪的语气,看见金吃从楼梯上下来之后马上变了一个脸色,“金,我们走吧!”    “嗯,好。”


    

           “这是什么鬼天气啊?都连续六天了。”路上不断有人在抱怨着天气,就连一天下来面部没有表情的铂和格瑞也罕见的皱起了眉头。【风?等等,蒙特祖玛的元力就和风有关吧?】“金,你觉得最近几天怎么了?”淡蓝色的眼睛就这么不带任何情感的看着金,这让金一时半会也回答不上来。金皱着眉,用手挠了挠头发“这……天气预报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嘛”


        “唔,这样啊”霖忆沈失落的转过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哎呀,时间好像不多了唉,我们快点走吧,迟到了可就不好了”。突然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的几人开始在路上狂奔,最后总算是在迟到之前赶到了教室,然而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刚刚撒丫子开跑时 一道微弱的红色亮光在远处的山坡上亮起,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那里


“哟,看看,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公子吗?在这里干什么呢?”带头的人用一种极为猥琐的眼神看着金,金只是瞟了一眼,便转过身不做理会,可就算是这样,对方也不会停嘴,人心的恶,不会因为受暴者的默不作声而消失


          “金小公子长的可讨人喜了,大伙儿说,是不是?”带着嘲笑的语气,那位同学的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金的耳朵“就是,长的挺好看的,就是人不配啊。”“得了吧,人家好歹怎么说比你好看就行了吧,毕竟人家还有姐姐罩着,你有什么?”  “就是不知道尝起来的滋味怎么样,可惜,我对他这种人不感兴趣呢~要不然,今天就给你们现场直播,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老大说的对,这种人,有什么好的”   “老大,要我说,像他这种人啊,就应该拿去喂鱼,亏他姐姐还一直护着他”  “行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和他待在一起,我都嫌晦气。”   “走咯,唉,老大 我们之后去找什么玩啊?” 


         金听着对面的不良话语,攥紧了双拳又松开,【现在出手不是时候,要找到证据堵住他们的嘴,我不能给姐姐添麻烦】调整好心态,金慢慢的向教室走去


         “好无聊啊”金趴在桌子上 头顶上的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左右移动,看起来可爱极了。“金 ……”坐在金身边的安莉洁突然开口说话“怎么了?”突然被别人叫名字,金很快就将自己的头抬起来了。“最近小心一点,有人盯上你了,还有……”金看着安莉洁突然凑近,吓了一跳,但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回归了平静,安静的听完安莉洁的话之后,金表示,那点困难,难不住我的,安莉洁只是看着金,并没有表示认可和否认的动作和言语,就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越来越看不透呢了,不过未来,还是一片黑暗啊,这就是神旨意吗?】


          刚刚一下课,金就往教室门外走去,怀里还抱着喵粮,安莉洁知道金要做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便由着金去了,可,偏偏,去的路上没事,回来的路上就有事了,


        施暴者污蔑的话语在金的耳边回荡,拳头毫无顾忌的打在金的身上,金没有还手,只是用手护住头部,任由他们这样打下去


        “他们就在那里”安莉洁空灵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安迷修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在下劝你们赶紧住手,随意侮辱他人人格,扣三分;故意武力欺辱他人,扣十分,处金以外,剩下的几位同学请和在下去一趟办公室。”


        “金,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金看着安莉洁,天蓝色的眼眸里没有流露出一丝情感,默默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金叹了一口气转头冲着安莉洁露出了一个极为好看的笑容,但是在着笑容里又透露着几丝伤心“我会的,谢谢你安莉洁。”       “不用谢,这是神的指引,也是我的选择,你对我,无需有什么隐瞒”   “我知道,毕竟安莉洁都看到了,不是吗?”金看着安莉洁柠檬绿的眼睛,平静的眼眸里,满是担心。


         【我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希望】“相信我,安莉洁,我一定,一定会让所以人都幸福起来的。”【即便这个愿望遥不可及,我也想去试试,去试试能不能成功】“竟说大话,也不见他有多努力”   “……”安莉洁见状,用手拍啦拍金的肩膀“别太放在心上”  “我知道,要想赢,还得有一个好心态,不是吗?”【哪怕这路途满是污言碎语,我也会勇往直前,直至成功】聊着聊着,金和安莉洁回到了教室,刚刚好上课铃也打了。待一节课过去。


         “金,一会儿你小……”安莉洁的话语还未说完金就已经向门外走去,过了一小会儿,就传来了一群人的声音——无非就是校园霸凌的一些常用语罢了,在金看来,跟说了一堆闲话没什么区别(虽然很伤人,但金这种大大咧咧的人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嘭——”不知什么物体被打碎。几个刚刚还在金面前说着金坏话的人满脸惊讶以及害怕的看着金,“我……我们…是……是不会……”   “哈?”金的声音变得比较低沉,手还在地面上,手下面是一个不深不浅的坑,金微微抬头,一双蓝色眼睛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兴许是被金这动作吓住了,刚刚还壮着胆子要给金一个教训的几人转身就跑,就像看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金……”一只手慢慢放在了金的肩膀上,金转头一看,是安莉洁“啊?是安莉洁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安莉洁看着地面,没有多想,她知道是金弄出来的,毕竟学院里有怪力的人还真就只有那么几个。“金,你要,小心,那个人,不是善人,是有目的的。”金扰扰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的“放心吧,安莉洁,我经历的也不少了,这些东西,我还不带怕的。”金叉着腰,无所谓的笑了笑【毕竟比起这些,真正的生离死别才是更让人害怕的吧,就像……就像……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为什么?明明……不可能】金的脸上笑容渐渐消失,额头慢慢冒出冷汗。【到底怎么回事?在大赛的记忆,为什么变模糊了,好像还忘了什么?


        “金?……金?……”安莉洁的手在金的面前挥了挥,一双柠檬绿的眼睛担忧的看着金“啊?!……我……我没事!”安莉洁将手收了回去“金……你是不是”   “害,我怎么会有事嘛,这么多我都挺过来了 这些怎么可能扛不住”金依旧是笑笑 ,安莉洁知道,金在隐瞒“可你明明……”   “哎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安莉洁担忧的看着金的背影【可你明明已经开始遗忘了啊


          “就是这里了吧?今天听路上的人说的,就这里风最大,好冷啊——”金双手环胸,这里狂风肆虐,但就在金来之后开始变小,慢慢的红色与绿色的粒子慢慢汇集交慢慢的形成两个元力种子。“啊,在这里啊”金伸手将两个元力种子抓住“耶,又向前走了一步!”


           可殊不知 在暗处,一直有人在默默关注他


          “银爵大人,如您所料,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作者有话说

鸽了这么久 我总算更出来了,嘿嘿,我就是一个万年鸽子手


『③』被欺负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哼哼~”金走在前去食堂的路上,哼着小曲儿,走路一蹦一跳,呆毛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模样可爱极了。但在路上没有一个人给这个少年好眼色看,他们一遍说着少年一遍走路,有的说着说着还背地里笑。突然,一个蓝色的声影从金身边闪过。金想也不用想,-除了神近耀这个学校里就没有几个能和他一样的人了。


“好多人啊”这基本上是金来到食堂后的唯一感慨,在外面微微看了一会儿,金找了一个排队的人稍微少了一点的排队,等了大约有八分多钟,金拿着自己的午饭刚准备去找安莉洁就被三个头发染成红色的不良少年拦下了“哟~这不是我们的金小少爷吗?怎么?自己一个人吃饭呢”金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怎么还有比我以前还要中二的人】“额那个,我不是一个人的,我正准备去找安莉洁呢”    “哈哈哈哈——”那三个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仰天大笑“就凭你?还想和大名鼎鼎的圣女一起吃饭?小子,你这是白日做梦呢?”一旁的人听见了,也在一旁笑话金,那三个人中的头走向前,用力推了金一把,金没有站住,整个人向后跌下,饭菜也撒在地上“…………”金无语的看着那三个正在笑的不良少年,什么也不想说。


那三个人中的一个人向一旁一看,瞬间就安静下来,不敢说话,另外两个人见了,也扭头一看,也是瞬间安静,额头上还冒出了丝丝冷汗,他们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莉洁和安迷修,就算金再怎么讨人厌,但是这是在学校,学校里最大的除了老师及老师以上的人以外,就数学生会的会长安迷修最大,敢在他面前欺负人,不好意思,等着被扣分吧,顺带去办公室见丹尼尔,那里还有一千多字的检讨等着。


“金,你没事吧?”开口的是安莉洁,只见她慢慢走向前,将金扶了起来,那三个人也是一惊“操,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没有人敢说出来,三个人最后是被安迷修带去了丹尼尔面前,顺便以欺负同学的错各被扣了六分。“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安莉洁”金拍拍身上的灰,顺带整理了一下衣物“就是衣服上的脏东西有点难清理了”  “嗯”安莉洁在一旁附和“确实,要不要去换衣间换一身衣服?”安莉洁依旧慢悠悠的说话“这到不用,唉,安莉洁你吃完饭了吗?”“唉,我嘛?已经吃完了哦”   “嗯,我还是去买一个面包吃算了”


下午金才从厕所里出来,就被一个女生给推到墙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个男生,笑的一脸兴奋,“大姐大,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练手目标?”哪位女生用手抬起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是啊,渍渍渍,这张脸,长得真是好看呢~肌肤好的我一个女生都羡慕了~”【不是,我哪里惹你们了,一个两个都来欺负我】“切,长得再好看,还不是贱人一个,那里有我们大姐大好看” “呵”似乎是被刚刚那句话给取悦到了,女生不屑的笑了笑,“是啊,长这么好看,真是可惜了。”女生收回了手,退到一旁冷漠的开口“动手”  “好嘞!”那几个男生听了之后直接拳打脚踢,金没有别的办法,他要是一动手,面前这几个男生还有那个女生绝对会进医院,现在姑且先忍忍吧


“你们给我住手!”几个男生背后传来一声男声,严厉的看着这几个男生“欺负同学,成何体统!”几个男生推到一旁,金这才看见了来者的模样,白色的头发,深金色的瞳眸,-此刻正严厉的看着那几个人“一千字的检讨,明天早上来了就放在讲台上,我来收”几个人面色一惊,为首的那个女生道“凭什么?”白发老师不慌不忙的说道“没有为什么,行了,马上给我回教室。”   那几个人瞪了金一眼,然后一脸愤怒的回教室了,“谢谢您,丹尼尔老师”  “嗯”白发老师应了一声“快回去吧”声音很平淡,眼神却没有那么平淡,金看的出来,丹尼尔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垃圾一样厌恶。


【嗨,相信原主的人还真是少呢】金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微微摇了摇头【但是都没有关系了,毕竟只要元力种子找齐了,大家就都会回来了。】金依旧朝气蓬勃的走在路上,自习课上,总有人在小声说着什么,金没有什么心情去听,只是专心于手上的画作,画技并不好,基本上都是些Q版人物,画的是他们一群人在凹凸大赛的一张合照,现在那张合照在战斗中不见了,金现在也无事可干,干脆就画这个了,不过,画上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秋 画完以后,金就拜托安莉洁替他收好,毕竟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喜欢找他的麻烦。


“终于放学了!安莉洁谢谢你帮我了。”安莉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不客气”   “嗯”金背起书包“我先走了,安莉洁,拜拜,明天见!”   “嗯,明天见”   安莉洁抬起头刚想说什么,金就已经跑出了教室,“…………”【刚刚还想提醒他,让他小心一下回家路上的一个小巷呢】没办法,金一直是这个性子,干什么都是说了就立马行动。


“哼~哼哼——”金依旧还是哼着小曲走在回家路上,脑子里还想着回家以后秋给他准备的夜宵呢。突然就被一个人拽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一个两个都这样,怕不是有什么毛病】“老大,这样真的好吗?这小子好歹也是登格鲁集团的小少爷,要是真出事了,那……秋会放过我们吗?”【得,有人知道的话就先放了我行吗?我还要回家吃饭。】金在心里吐槽,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混混【就这?我能一个打十个!】“怕个屁!管他什么集团的少爷,在我们手里就是垃圾一个。”可怜这个混混刚刚吐槽完,腹部就传来一阵疼感,整个人直接飞了出来,撞在了墙上


“啊?哈哈……”金尴尬的笑着“晚上好啊,嘉德罗斯”现在那个人是肠子都悔青了,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嘉德罗斯刚刚好从这个巷子口经过,不巧刚刚好就听到了那句话,别的人就只当成一个人在耍嘴皮子,管都不管,但嘉德罗斯是什么人?他会管你这些吗?那句话在他听来,就是挑衅,挑衅?在嘉德罗斯那里也不是不行,前提就是打的过他,要不然,就是等着被他揍得进医院吧。


“啊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少爷晚上好啊,这么晚出来是干什么呢?”几个人面上恭恭敬敬,实则心里早就骂了嘉德罗斯不下万遍了。“这么,过来找找乐子不行!?”语气霸气,不留一点余地,金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出好戏【漂亮,嘉德罗斯还是老脾气。】金面带微笑,眼神怜悯的看着几人,按照嘉德罗斯的脾气,这几人,不是瘫痪就是要残。以嘉德罗斯现在对他的好感,他敢笃定,只要他开口为他们求情,他和嘉德罗斯就不可避免的要打一架,别人会嫌麻烦,他也嫌,所以,【管他呢,看戏不香吗?嗯……确实没有姐姐做的饭香】


嘉德罗斯抡起拳头就打在一个人的肚子上,顺带一个扫腿将另一个人弄翻在地,刚刚起身一只手抓身后的人就是一个过肩摔砸在地上【嘉德罗斯 干得漂亮!】金在一旁看着,心里还给嘉德罗斯加油打气,“渍”不屑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人拿着一把小刀就向嘉德罗斯冲去,但嘉德罗斯侧身一躲顺手就抓住了对方拿着小刀的手,用力,“啊————!”“哐当”是刀掉在地上和惨叫声。金被这一声尖叫给吓了一跳,但很快,金就一脸无辜的看着这一出好戏。


“求求你了,救救我们吧!”欺凌者向被欺凌者求救,多可笑的一幕。但现实就是这样,什么都有可能实现。但金还是心软了“那啥……嘉德罗斯,蒙特祖玛好像给你打电话了”这到也不是什么假话,毕竟嘉德罗斯的手机就在离金不远的地面上,一眼就能看见手机上的东西,“渍”嘉德罗斯不满的拿起手机,开口就是不耐烦的语气“什么事,快说!”     “老大……您的父亲要见您”  ……“我父亲?行,我会尽快回来的”嘉德罗斯刚刚挂断电话,回头恶狠狠的看了那几个蜷缩在角落里的混混,拿起放在一旁的东西就走了,金见嘉德罗斯走了,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带着也没什么用,干脆自己也先行回家了,


“唉。”金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保着抱枕叹气,“怎么了?”秋担心的看着自家弟弟,光说脸上的伤它的知道自家弟弟又被人欺负了“没什么,姐姐,就是为什么我们学校附近这么多混混啊?”……秋外头想了想“那有什么办法,最近听人说,是有一个拿钱将这些人召集到了这里,警察最近有在调查这件事,你也别太担心了,保护好自己就行。”


“嗯”金轻声回答过后起身就和姐姐道了晚安,自己就先上楼了,桌子上摆放着四个“钥匙扣”之前是三个,现在多了一个黑黄相间的棍子模样的“钥匙扣”嘉德罗斯的元力种子,找到了


作者有话说

再不动笔,我就要忘记这个坑了,唉,能看就将就着看吧,反正我就是个渣渣。


『2』阴谋


一座不知建筑在哪里的黑色宫殿,无论里外都是漆黑一片,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两个人在往里面行走。脚步停下,大厅的正中间突然闪起光亮,周围的墙壁上不知什么时候点起了白色的蜡烛,其次便是漂浮在白色法阵上的紫色神秘晶石


两个身着黑袍的人站在大厅的中间,在她们面前坐在那椅子上的白发黑皮青年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们“银爵大人”,其中一位身着黑袍的女生说道“您安排的任务已经完成,请安排下一个任务。”少御音回荡在大厅里,“哒,哒,哒”银爵用手慢慢敲打着椅子缓慢开口“嗯,那么接下来,就让他们彻底厌恶金吧,记住,千万不要暴露身份”稍微顿了顿“对了,别忘了让金也对他们失望”  “是!”少女单膝下跪,随后起身遍向外面走去


在大厅里的少女在心底默默为那位少女加油打气,自己走到法阵的中央,脱下黑袍,露出美丽的模样,淡紫色的飘逸长发,比天空还要通透的蓝色眼眸,水手服完美的将少女的身材凸显出来。随着不知名的咒语念出,原本悬浮在周围的神秘晶石发出显眼的光芒,白色的法阵也亮起光亮,巨大的木制十字架悄然出现在少女上方,随着如同蛛丝般的丝线从木制十字架慢慢向下移动法阵里也浮现出金发少年的模样,丝线慢慢的连接上法阵,现实里,少年的手臂上也多出了几根丝线但又立马消失不见


外面的少女也脱下黑袍,带好变色器后便又带上面具,神奇的是,原本粉色的长发变成淡紫色长发,粉眸变成比天空还要通透的蓝色,可以说,这位少女完全变成了在法阵里的少女的模样




阴谋已经开始,是越走越深还是逃脱 就看少年的表现了。



私设人物

霖忆沈:淡紫色头发,淡蓝色眼睛,能力【提丝木偶】能操控别人,不过有限制,仅仅只能操控别人的肉体,无法操控别人的想法,性格较为内向,外表善良实则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最重要的人是李彦霖和银爵


李彦霖:粉色头发和眼睛,能力【绯红长刃】带有火焰的一把长刃,性格沉稳,腹黑,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最重要的人是霖忆沈和银爵


作者有话说

过度章,所以没有多少,主要就是为了将这背后的阴谋,好了,拜拜(留个小红心呗♡(*´∀`*)人(*´∀`*)♡)

“希望”『预告』


“来这里多久了?我不知道。”

“金,该走了”

“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你哒。”

“我也是,哥哥”

“金,该去上学了”

“哎呀,金,怎么又这么晚啊~让本小姐猜猜,是不是又迷路了?”

“金,我会一直为你祈祷的。”

“白马王子,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老姐啊!”

“渣渣,今天跟我一起走”

“小家伙,你还挺有意思的。”

“嘉德罗斯大人对你的期望很高,不要让嘉德罗斯大人失望,金”

“小鬼,算你有点实力”

“小老鼠,过来陪本大爷打一架!”

“金,要吃甜点吗?”

“小骗子,你又在撒谎了,撒谎的孩子会长不高哦~”

“王子殿下,在下会一直守护您的”

“金,你是我唯一的色彩”

              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食言了呢?

“别过来,金”

“你的笑容真的恶心”

“银说的对”

“我对你太失望了,金”

“金,你要知道,你辜负了本小姐对你的期待,所以,别再来找本小姐了”

“离我远点,虫子”

“小家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嘉德罗斯大人远点,你辜负了嘉德罗斯大人的期望,”

“鶸,别跟着我”

“你身上太难闻了”

“这次你撒的谎可真够大的”

“……我并不想看见你”

“恶徒,离公主殿下远一点!”

“你想多了,我并不能看见你的颜色”

                剩下的人,又能陪我多久呢?

“我不会放弃王子殿下的!”

“我听我老姐的,加油啊,金,证明给他们看看。”

“神告诉我,你是清白的,是我们唯一的光,所以加油啊,金!”

               黑暗,总是在蚕食着光明

“让我代替你吧,金。”

“我们会保护你的”

“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那能叫做朋友吗?别傻了!我们才是你的亲人,是你真正的朋友!”李彦霖

“金 ,感受这份绝望吧,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光明,不会被放弃

“金!给我清醒过来!”

“哥哥!”

“金,姐姐在这里啊!”

“金,你这个大傻子!”

“我会将你从黑暗中拉出来的”

“王子殿下!请您醒醒!”

“啧,小鬼,给我醒过来!”

“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啊,小骗子”

“金,你要是还认本大爷这个朋友,就给本大爷醒来啊!”

“金,醒醒”

“银爵!把我的白马王子还给我”

“把金还给我们!”

“渣渣!”

“小家伙!醒醒啊”

“金,不要辜负嘉德罗斯大人的期望”

“……金,醒…醒”

“可别忘了你的愿望啊”

“对啊,我的愿望……”

“我是金……不是别人的傀儡……我是金!不是傀儡!我!不会!就此!放弃!”

“各位,对不起,我……回来了!接下来,就是银爵、李彦霖、霖忆沈,我们之间的对决!”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一切,都将重来,这一次,必定会有美好的结局

“恭喜你,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