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希望”『⑤』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




        中午,阳光明媚,蓝发少女与金发少年坐在教室内,各自吃着各自的午饭,其他的同学还在食堂教室里也是难道的清净。“安莉洁(ღ˘⌣˘ღ)这段时间真的是太顺利了,紫堂和凯莉的我都找到了,就差格瑞跟你的我们小队就集齐啦!哈哈。”

“嗯,金,你要小心。”金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安莉洁在一边安静的听,“有人来了”安莉洁突然打断金的话,金也明白当即转向一边安静吃午饭。


         一同回来的是一对闺蜜,她俩可谓形影不离,金一眼就看出来是她们,毕竟刚刚开学的时候金帮过两人,两人现在对金还行,相比其他同学的话,她们经过金的位置时放下了一个东西,“给你,别误会了,是一个陌生人托我带给你的。”“谢谢啊。”金有些疑惑,【帮别人带过来的话,会是谁啊】


        金拿起那个东西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格瑞的元力种子怎么会在别人手里!唉,不对啊,普通人应该看不见才对啊?那那个人是?】“是我们的敌人”安莉洁悄悄靠近金耳边轻声说到“安莉洁你又——那我们该怎么办,那个人很有可能已经拿到别的元力种子了。”金明显有些着急“不会那些人的目的我现在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不是为了我们的元力种子,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找元力种子而已。”


        金和安莉洁早就没有心情吃饭,早早的将午饭收起来了,“金,我隐隐感觉到,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你”   “我?不太可能吧,我对他们难道还有什么好处吗?”   安莉洁摇摇头,很显然,她也不知道,金低着头回忆以前的事情“安莉洁,我们会不会太过顺利了一点,基本上没有……”   “有可能。”前段时间金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拿到紫堂幻都元力种子,然后就过了一天,再到学校,金在他的储物柜里莫名其妙就找到了凯莉的元力种子。“有些太过蹊跷了。这么轻松,绝对有问题。”   “在找到幕后黑手之前,元力种子我们最好还是收好,毕竟未来能不能逆转,我们还需要大家的力量。”   “嗯,安莉洁你放心好了,我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击倒!”   “金,我相信你。”


        “金,安莉洁呢?”吃完午饭回来的凯莉迫不及待想要找哪位圣女大人麻烦了,“啊,安莉洁她刚刚出去了,说是要和谁聊聊来着。”   “真扫兴。”凯莉扔下一局话就会位置上了,金仍旧埋头看书,过了一会儿“金,你这几天要去我家里补习”  “哦,唉,等等,去你家里补习,安莉洁,你没说错吧!”军错愕的看着安莉洁,仿佛听见了什么不该听到“我没说错啊,秋姐已经同意了,我刚刚就是在和她打电话啊”金只觉得自己有些崩溃


        放学后安莉洁跟金说让他在学校门口等她,她先回去跟长老说一下,让下人去打理出一个房间出来。期间费用霖翼沈也来找过金,表示想和金一起回家,但碰巧秋来接他们,秋和霖翼沈说明情况后,便带着霖翼沈和格瑞那几个回去了。就是,安莉洁在路上遇见了一点小插曲。


        一个黑袍人站在安莉洁面前挡住了安莉洁的路“您好,可以让一下吗?”经过好几次你过来我过去的安莉洁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安莉洁,我问你,你还要帮他多久?”在别人看来,这句话很迷糊,但安莉洁明白面前这个人是什么意思。“很抱歉,金我必须要帮。那么,你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斩除后患!”那人说着一跃而起手中火红色的粒子闪起快速变成一把刀,安莉洁见状快速躲向一边,那人见没有打到,又提刀向安莉洁砍来,红色的刀气直逼安莉洁,危机关头,一个亮蓝色的光点飞到安莉洁身边与安莉洁融在一起。安莉洁对此并不知道,抬手护住自己,那想到自己面前升起一面厚厚的冰墙挡住了刀气。


       安莉洁微微一愣,旋即摆好动作准备应战。那人见安莉洁回复元力,也来了兴趣,提刀一跃砍向安莉洁,安莉洁也不甘示弱,抬手用冰组成与对方相似的刀砍了回去。“彭——”一声巨响,两人径直向后退去,安莉洁召唤出冰稳住自己【金还在等,不能耗下去了】安莉洁没有再隐藏,认真对待这场战斗,安莉洁怎么说也是凹凸大赛的前十,认真起来的实力并非是一个连大赛也没参加过的人能对付的了的,很快,那人便徐晃一招趁着空挡慌忙逃离。


        【糟了,金还在学校】安莉洁没有去追赶那人,而是快速向学校跑去,看见金还在原地向她挥手时才缓缓输出一口气。“金,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安莉洁,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和一个奇怪的人打了一架”   “你没受伤吧!”安莉洁摇摇头,只是抬起手蓝色光点快速在手中凝聚成冰,金只是看了一会儿,便开心的抱住安莉洁“太好了安莉洁,你恢复了,那你还记得我们在凹凸大赛的一切吗?”   “记得,恢复元力后我就记起来了。

”  “金,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一定不能出事,知道吗?”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安莉洁,不过,我会好好注意的。”


        暗处。一枚黑色白纹的徽章漂浮在空中“李彦霖翼,交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抱歉<(_ _)>银爵大人?我失手了,安莉洁那个人突然就恢复我元力,我……”    “你不用说了,继续接下来的事情,其他人不重要,我只要金能加入我们就行,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明白了吗?”   “明白了,银爵大人。”


       这场游戏过不久就会结束了,


      【你还是出手了,银爵



      作者有话说:

手机被收是一件很悲伤的故事事,要不然我也不会只跟一章了


『2』阴谋


一座不知建筑在哪里的黑色宫殿,无论里外都是漆黑一片,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两个人在往里面行走。脚步停下,大厅的正中间突然闪起光亮,周围的墙壁上不知什么时候点起了白色的蜡烛,其次便是漂浮在白色法阵上的紫色神秘晶石


两个身着黑袍的人站在大厅的中间,在她们面前坐在那椅子上的白发黑皮青年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们“银爵大人”,其中一位身着黑袍的女生说道“您安排的任务已经完成,请安排下一个任务。”少御音回荡在大厅里,“哒,哒,哒”银爵用手慢慢敲打着椅子缓慢开口“嗯,那么接下来,就让他们彻底厌恶金吧,记住,千万不要暴露身份”稍微顿了顿“对了,别忘了让金也对他们失望”  “是!”少女单膝下跪,随后起身遍向外面走去


在大厅里的少女在心底默默为那位少女加油打气,自己走到法阵的中央,脱下黑袍,露出美丽的模样,淡紫色的飘逸长发,比天空还要通透的蓝色眼眸,水手服完美的将少女的身材凸显出来。随着不知名的咒语念出,原本悬浮在周围的神秘晶石发出显眼的光芒,白色的法阵也亮起光亮,巨大的木制十字架悄然出现在少女上方,随着如同蛛丝般的丝线从木制十字架慢慢向下移动法阵里也浮现出金发少年的模样,丝线慢慢的连接上法阵,现实里,少年的手臂上也多出了几根丝线但又立马消失不见


外面的少女也脱下黑袍,带好变色器后便又带上面具,神奇的是,原本粉色的长发变成淡紫色长发,粉眸变成比天空还要通透的蓝色,可以说,这位少女完全变成了在法阵里的少女的模样




阴谋已经开始,是越走越深还是逃脱 就看少年的表现了。



私设人物

霖忆沈:淡紫色头发,淡蓝色眼睛,能力【提丝木偶】能操控别人,不过有限制,仅仅只能操控别人的肉体,无法操控别人的想法,性格较为内向,外表善良实则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最重要的人是李彦霖和银爵


李彦霖:粉色头发和眼睛,能力【绯红长刃】带有火焰的一把长刃,性格沉稳,腹黑,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最重要的人是霖忆沈和银爵


作者有话说

过度章,所以没有多少,主要就是为了将这背后的阴谋,好了,拜拜(留个小红心呗♡(*´∀`*)人(*´∀`*)♡)

『1』旅途开始

*无脑产物,严重OOC预警

*时间为凹凸大赛结束后,穿越,团厌pa

*渣渣文笔,不喜欢的左上角请

*Cp仅为all金,有私设人物出没。



金发少年身上血迹斑斑,与周围的金碧辉煌截然不同,他更像是从战场上归来的战士,然而事实上,他确实刚从“战场”上来到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场战争确实可以被称为“乱战”了。


“我的愿望是……”少年开口向面前这位行为举止和神明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的神述说愿望。是的 这是一位创造了世界过后便消失不见的神明 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杏黄色长发 身着墨色西装的神明喝着汽水(老创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哈——啊?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再说一遍。”创世之神蹲下侧耳倾听金发少年的话语“我的愿望是 让大家都回来!”少年坚定的看着面前的神明


但此时,神明却犯难了,墨色的眼睛微闭,手摩挲着下巴,“嗯——这个,有点麻烦啊”神明眉头微皱但很快又舒展开来“不过,我可以将你和他们的元力种子送去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那,那他们……”


“哈哈哈,小家伙,不必惊慌”神明被少年着急的模样逗笑了“另一个世界的他们都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元力而已,当元力种子回到主人体内后,他们就会记起这边发生的事了”   “那……”似乎是知道少年要问什么,神明很快就开口回答了“放心,你的元力种子依然会在你体内,就——当做是一场无止境的旅途吧!”  “我还有问题要问,元力种子会自己回到主人体内吗?”   “这个,当然不会,这个要靠你自己去找他们的元力种子,毕竟元力种子到了那边之后是会散落的。”     “我知道了,谢谢您!”


“那就加油吧。”创世之神打了一个响指,金发少年眼前一黑,再次睁眼,自己早已不在那个金碧辉煌的殿堂,而是一个布置温馨的房间,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起身穿好衣物,站到镜子面前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与那个世界的自己没有什么差别,尝试凝结元力,看着金色的小箭头在手中成型,确认了神并未骗自己过后就走到床头柜面前,那上面摆着一张合照,是他和他姐姐秋还有两个人的合照“他们是?”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神明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他们两个是我创造出来的,红眸的那个叫银,和你一样是蓝色眼眸的叫铂。和他们一样,这个世界也是我不久前创造出来的,不过嘛……”    “你倒是快点说啊”   “这个世界被不明的力量入侵了,我正烦着呢,刚好凹凸大赛结束了……这一来二去,也只能靠你们了”   


……金现在只对这个神明感到无语,这是有多随性才能干出来的事“所以,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消灭不明力量了?”    “啊,对啊,事成之后,再完成你一个愿望好了,加油哦~”…………【搞半天,看来现在是我倒霉啊】认命般摇了摇头,转眼就看见书桌上放着三个挂饰,两个一模一样的矢量剪头,一黑一白,还有一个和自己之前在那边时姐姐让人托给自己一样的四方剪头,走近过后还能感到微弱的能量波动,


【看来几个应该就是银和铂还有姐姐的元力种子了】刚将元力种子收好,金就听到了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金 醒了吗?今天还要去上学,不能赖床,银、铂还有格瑞和霖忆沈已经在楼下等你了。”


“好,我马上就下去,姐姐你先去忙吧!”


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内,这让金痛苦不以,但姐姐的声音是金能坚持下来的勇气,强忍着泪水,是啊,自己当初参加凹凸大赛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找回姐姐啊,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天真,满腔热血依旧还在,只是少年变得更加成熟了。


【嗯……原主并不收人待见,还有中度抑郁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原主应该是被人操控过】“你好慢啊”开口说话的人是照片上的银发红眸少年,一双红眸正不屑的看着金,似乎他存不存在都是无所谓的“嗯,嗯”格瑞和铂几乎同时开口说道,一旁淡紫色发丝的少女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通透的蓝色眼睛里蕴含着不明的情绪“哎呀,银,铂,对自己哥哥态度还是要放尊敬点。格瑞你也别在一边看书了,来帮金看看伤口吧。”少女表面上对十分好 但谁又知道她私底下又是一副什么表情呢?


“谢谢你啊,霖忆沈”   “嗯,大家都是好朋友嘛!”少女依旧是笑着的,不过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假。


“当初他拿刀刺向我的时候可没见的他把我当弟弟。”银依旧是不屑的看着自己,不过眼神里也加上了几丝愤怒,旁边两位少年闻言,眼睛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不满。


“我相信金是无辜的。”少女不满的帮着金说话,但嘴角早已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浅淡笑意【原主有发生过什么事吗?,为什么我找不到有关的记忆片段,甚至连有关的信息都找不到,难道,原主只是被不明力量操控过后又删除了记忆吗?可为什么,动机又是什么?渍,麻烦,当下还是早一点将元力种子找齐为好。】


金坐在椅子上发呆“金?金!”霖忆沈用手在金面前晃荡,看见金回过神便松了一口气。“好了,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嗯,好”金转身向在厨房的秋说话“姐姐,我们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啊。”秋还是像以往一样嘱咐着金。【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啊】


路上,周围的人看向金的眼神不是厌恶便是好奇,但毫无疑问,没有一个人对这位少年有好感。


金走在几个人的后面,前面的淡紫发少女和银他们一起打闹嬉戏,好吧,只是霖忆沈和银在打闹,铂和格瑞两个人在看书。


金在后面低着头,仔细的回忆着这边的一切【不行啊,有关原主拿刀刺向银的那一段记忆完全是空白的,根本没有办法想起,不仅仅是这一点,还有好多处记忆都是空白的,就像是被强制性清除了一样,这样下去就没有线索了。】


金紧皱着眉头,【仔细想想,这些都是在霖忆沈来之后出现的,无论是那件事还是那些谣言。】金抬头神色不明的看着霖忆沈,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那个霖忆沈,有问题】


“小金金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这个声音……】  “嗨,是我啦!”   ……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创世神老是这种时候出现。


『以下为金与创世神的心里对话』

“创世神大人,麻烦您下次出现时先给一个提示,这样怪吓人的”

“哎呀,叫什么创世神,叫我创就行了,不过嘛,我应该只会再吓你两次就不会再和你对话了,所以现在要什么帮助最好快点说哈。”

“…………我,唉算了,创大人,麻烦帮我把原主的记忆空白处恢复。”

“好嘞,你等等,一会儿就好。”

“……您能再随意一点吗?”


大约微微等了一会儿,记忆中的空白片段就已经是原本的模样,【果然,那个霖忆沈有问题,还是小心为妙】


“看那,是那个拿刀刺自己弟弟的人,他也太狠了吧。”    “那可不是,我听说他在学校还欺负自己的同学呢。”    “你说,那个紫头发的女生,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啊,明明自己也被他欺负过不少”    “害,这不就是两个鲜明的对比吗?那个叫金的恶毒的狠,再看看那个紫头发的女生多善良,被他欺负了还对他那么好,还帮他说话,我看那个叫金的啊,就是仗着自己姐姐护着自己才无法无天。”  “就是就是,我听说雷霆集团的雷狮,圣空集团的嘉德罗斯,守望集团的格瑞,还有骑士集团的安迷修都不喜欢他呢”


人的恶意总是莫名其妙,谣言被他们越传越狠,似乎只要是少年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应该被所有人厌恶,被所有人指责。可他们都忘记了,自己也会犯错,自己也不是什么大好人,他们也只是仗着少年不会还手就将自己的不满抛撒在这位少年身上。


金静静的听着这些话语,他对这些感到无语,但他也不会去管,谣言止于智者。这一点毋庸置疑。


霖忆沈转头就看见金紧皱的眉头,一脸担忧的走到金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询问他“金……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   “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唉。”

“啊,这个,我只是昨天晚上做噩梦了 ,现在想起来有点不舒服罢了。”    “那就好,有什么不舒服要和我说啊,还有,金,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霖忆沈看似在关心金,实则心里恨不得这个少年能早点失去对所有事物的希望 这样,那位大人就能早点实行计划了


一路上欢声笑语,一行人总算是到了学校门口,安迷修就站在学校门口执勤,作为学校的风纪委员,这只是他每天的工作之一。安迷修笑起来很好看,这是学校众多人对他的评价,他的笑既有亲和力也不失距离感,整个人如同翩翩公子一般。


“安迷修学长早上好!”   安迷修闻言,停下手中的笔抬头望向不远处向他走来的一群人,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回答“啊,霖忆沈学妹早上好,格瑞,银,铂早上好”   “嗯,早安”   “早安”   “早安”   安迷修看见金,微微顿了顿,但还是笑着说道“金学弟,早上好,但在下希望你能向银学弟道歉。”安迷修依旧是笑着的,但面对金时笑里的疏远感明显加重了不少,感觉就是一个十分尴尬的笑容。


“啊,哦”金刚刚一直在看远处的两个人打架,这会儿才将目光投向安迷修,“安迷修学长早上好。”金先是向安迷修象征性的问候了一下随后就转身面对着银,90°鞠躬“对不起,请原谅”在场的几个人都微微一怔,之后就是银充满不屑的声音“切,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安迷修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愿意道歉,现在来说已经是最好方式了,毕竟警方现在也没有一点进展,手上有没有什么证据,根本没有办法下结论。因此,金的案件也只能作罢。


说个实话,安迷修起初也不愿意金会做出那种事,先不说他和银之间的关系,就金这个人的性格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但是这是一个事实,至少银手臂上的伤疤是真的。即使是安迷修也不得不信了,但是这也是诡异的地方,在警察来了之后,银手上的伤就莫名其妙的好了,没有留下一点伤痕,现场也不知道是谁给收拾了,就连那把刀也消失了,除了留下了一点点血迹以外,就没有别的东西能证明金拿刀刺了银,一切都是那么诡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把刀现在都在霖忆沈那里,那把刀的刀柄上,根本没有金的指纹,而是霖忆沈的指纹。


“既然这样,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各位还是早点回教室吧,再等一会儿就要上课了”“好”几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回答。


教室里,同学们有说有笑,在老师来了之后就立马安静,待一节课过去,课间休息的时候,同学们几乎在一瞬间就三五两团聚在一起说话,金坐在角落里,安静的看着他们玩闹嬉戏。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蓝色头发柠檬绿眼眸的少女,此刻,少女正直直的看着窗外的蝴蝶。一位黑发少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蓝发少女的面前


“呦呦呦,这不是我们的圣女大人吗?在想什么呢?”


头发上别着星星发卡的黑发少女含着草莓味棒棒糖一脸玩味的看着圣女,似乎在期待她的回答“凯莉,你又在打鬼主意了”蓝发圣女慢悠悠的将目光投向黑发少女的眼睛,黑发少女湛蓝色的眼眸里蕴含着许多情绪,根本就无法理清。


“说了多少次,不要用你的那种能力来窥探我,安莉洁!”   “唔”蓝发少女不解的歪头“我只是能听见而已”          “哼,本小姐可没这么多时间来陪你玩。”凯莉一口咬碎口中的棒棒糖,厌恶的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金之后就走了,“安莉洁,你没事吧?”金慢悠悠的起身,问道“没事,凯莉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安莉洁眼神又投向窗外“蝴蝶……飞走了。”  “唉,也是,毕竟凯莉的外号好歹也是星月魔女,说话不毒舌就不是她了。”  金又趴在了桌子上,【好怀恋以前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啊!】


“金,其实,你是创世神派来的吧,毕竟……这个世界的金,昨天就已经不在这世上了,不是吗?”金听见这话,不禁愣住了【安莉洁怎么知道的,明明我没有说个这件事】待金回过神,安莉洁早就直勾勾的看着金的眼睛了,“额……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安莉洁你是怎么知道的” 安莉洁无辜的歪头“因为,我可以看你们的未来 也可以看见你们的过去……虽然很模糊,但是还是能看见。”安莉洁顿了顿,“我看见了,你在创世神殿和创世神对话的时候”【…………我竟然忘了安莉洁有这种能力了】“唉,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安莉洁你啊。”


万般无奈下,金只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安莉洁,期间别的人只当金在给安莉洁将什么魔幻的故事,什么也没有管“……”安莉洁听完,只是安静的看着金过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金,我会帮你的。”安莉洁顿了顿“这是神的指引,也是我的心愿。”金充满感激的看着安莉洁“谢谢!”【嘿嘿,有安莉洁帮忙,感觉一切都简单了不少。】


暗处,一根白色的丝线悄悄的缠绕上金发少年的手臂,无人知晓也无人看见


又有谁会知道呢?一切到底是真是假,这背后又有没有什么阴谋呢?往往事实的真相,总是不会被人接受,但事实又强迫着众人相信


我看见了,无尽黑暗中的光,和光消散的过程,还有黑暗的源泉。


第一章:终


作者有话说

好久之前的脑洞 ,是一个大刀,也是一直想尝试的一个pa,中间有好多地方没有连接上,下一章是背后的阴谋,之后相信大家也能猜到一半了。

(厚着脸要一个小红心嘿嘿🤤🤤🤤,当然,给不给看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