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昕

个人所在圈:加查,第五,凹凸(主要是凹凸)
本人杂食党(拆官配的给爷爬谢谢) 主磕 杰园 杰佣 盲蝶 裘医 医园 瑞金 雷安 All金 雷祖 伊秋 心患
不定时更新(基本是在晚上码字)存稿这个习惯我还是慢慢养成吧。别在评论区里说什么文笔烂(每篇文章开头我都有说文笔烂这件事,再在评论区里说就是你的问题了)
喜欢:病娇 吸血鬼 穿越
虐党一位,放心,中间再怎么虐最后都是He结局Be结局不怎么会写
OOC什么的都是常事了

病娇之恋 2

*渣渣文笔   自嗨产物     严重OOC预警

*猜猜反派的结局是好还是坏(这个大概在中期解答)

*Cp为All金,略微创金   

*不喜欢的左上角请ε(*・ω・)_/゚:・☆

*以上OK就开始看文吧






















蓝发少女维持着祈祷的模样,这一动作让金感到好奇,没有忍住好奇心就过来想要认识一下



“你好,我叫金,你叫什么啊?又在干什么呀?”

“我叫安莉洁,在祈祷”安莉洁一双柠檬绿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金的眼睛     “生活在黑暗里的光明,神的指引会让光明重现”



“不过是个丑女罢了,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呢?”凯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眼看去,脸上的愤怒一览无余,湛蓝色的眼眸填充着怒意又带着笑意。“哦~也是,冰岛之星的圣女本来就是一个只会祈祷的家伙。”



“凯莉,你们认识啊?啊哈哈,那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了,拜拜!”金慌忙逃离了现场,毕竟在金的认识里凯莉生气了之后是不好惹的。



才刚刚走了没多久,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入耳内“鶸,去哪里呢?”   【我靠,要不要这么猛】金机械的转身,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脸上的微笑“不去那里,就谁便逛逛,你有意见吗?雷狮——”   



“渍,我怎么样好像不需要你这个鶸来管吧?”如同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睛盛着怒意看着金,金现在只觉得烦躁,这一个两个的,不找自己喜欢的人,怎么老找他。



“雷狮,霖忆沈小姐现在就在教室里,您不打算去找您的爱人吗?”此话一出,雷狮的怒意就消失了,旁边的帕洛斯,佩利,卡米尔三人都懵了,“大哥。。。”不用想雷狮都知道自家弟弟想问自己什么“记得,霖忆沈是你大嫂”    “……是”    “下次再来找你,鶸”



“好的,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罢,金就飞速逃走。



               ————晚上,金家里————



金房间内“啊!这题好烦啊!”金被最后一道数学题烦到挠头发。仔细想了半天,以旧是没有一点头绪,“啊,到底该怎么做啊”



金在房间里声音大到客厅都能听到,放在平时,秋并不会生气,但现在霖忆沈在家做客。金这几声咆哮让霖忆沈吓了一跳,秋脸上瞬间就黑了



“金!声音小一点!”隐隐约约带着点怒意但很快就得到了答复    “对不起啊姐姐!我没注意!”     “这孩子!”    霖忆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    “金同学还是这样啊,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真羡慕金有这么好的姐姐呢,不像我,连自己家人都找不到。”   说着眼里还故意流露出羡慕和思恋的情绪,一只手拖着下巴看着屋外的天空   “要是你不介意,可以将我当成你的姐姐。”    “真…真的吗?”    “当然”    “谢谢你,秋姐”    “这么客气干什么”   又了一段时间霖忆沈走了,秋脸上的笑意也就消失了



“啊,不做了明天去问紫堂好了”      说着便将书和笔都收了起来   “姐姐,你还没睡啊!”   金刚刚走到客厅就看见自己姐姐背对着自己坐着。“金,你知道濒临失望的感觉吗?”   秋缓慢起身,这句话说完秋已经黑着脸站在了金面前



“啊?不…不知道”  金看着秋,背后升起一阵恶寒,头上也不自觉冒出了冷汗。突然,秋就掐住了金的脖子,手上越来越用力,



“!!!”    “咳咳咳……姐…姐姐?”金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姐姐就突然掐住了自己,金看着秋的眼睛,不满     生气     嫉妒     难道是霖忆沈?金不知道,但金明白,只要姐姐愿意,今天就是算发生什么事情,他也必须承受。那怕     死亡



秋看着自己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生气,或许是她羡慕的眼神让她陷入了疯狂,现在,秋居高临下的看着金,金因为缺氧的缘故,白皙的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睛变得通红,没有挣扎,眼睛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心软了当今眼角流下眼泪时,她的大佬突然就变得一片空白,手被抽会,金也因此开始大口大口呼吸。



她到底怎么了,记忆里,霖忆沈是她真正的妹妹,但是金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向大众告知他才是秋唯一的至亲,偏偏大众还信了这个贱人的话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人,为什么会他流泪时会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他应该对自己笑,到底,是哪里错了,她    不理解 ,“咔嚓”记忆上面的那一层薄玻璃缓慢裂开几道裂痕    “行了,去休息吧”    “好的姐姐”  



秋的房间



金发女生站在镜子面前,穿着宽松的睡衣,秋看着自己手中的图案,不知道在想什么    秋手中的图案是一个六星芒里面带着一个爱心图案,不过现在这个图案已经有一点残缺  ,秋一看见这个图案就感觉烦躁



回忆仍在继续,但这次却和以往不同,金色的身影和淡紫色的身影重合,展现出不同的画面和事件   “嘶——”   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淡紫色的身影完全被金色的身影覆盖,“咔嚓——”    伴随记忆面上薄玻璃的破碎,真正的记忆浮出水面,一览无余   此时手里那个六星芒图案完全消失



秋的眼里恢复了清明,自嘲的笑了笑    “还真是讨厌呢,霖忆沈,这就是你【提线木偶】的能力………………改变他人记忆,情感 ,”半晌,“卑鄙无耻”,秋突然紧握双手,眼里的愤怒仿佛能催生火焰   “等着吧,敢对我弟弟动手,不要命了”秋出了房间向金房间走去【这段时间金恐怕受了不少委屈】



同一时间(秋进了房间后的那段时间金这边发生的事)



“………………”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金还是忍不住想要哭,无声的哭泣,没有人会来安慰,但金感觉到不对,身体上本来是酥酥麻麻的痒意,但突然就开始痛了起来,撕裂般的疼痛让金难以忍受,为了不吵到姐姐,只能咬住被子【好痛,好痛!为什么?】  身体上开始显现出红痕,金看着这些红痕,仔细想想,是上一世的伤口所对应的位置,大概等了一段时间,秋已经过来了,



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弟会被欺负成这副模样,现在她就站在金的床边,看着金手臂上渗人的红痕,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金……”  金听到了声音,立马转过头来  “姐…姐姐”   “你身上的红痕是怎么回事”   秋伸手撩起了金的上衣,露出来的伤口和红痕再度让她的脸色难堪几分



“…………没什么的,姐姐,已经习惯了”金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刀一样刺在秋心上  突然的头痛   【我想起来了,上一世…………】秋闭上眼呼出一口气。她无法想象金在上一世每天顶着伤口修炼又要乐呵呵的在她面前述说着他在学校有多好,现在她知道了,金在学校并不好,每天都被人欺负打压,但她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最后还……还……她不想再去回忆关于上一世的事



“姐姐?”金被秋突然抱住搞蒙了  现在秋很害怕,害怕下一秒金就会突然消失。“金,以后被别人欺负了,要告诉姐姐,姐姐,会一直在你身后护着你的”  金愣住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姐姐,转性(这里是指性格)了?】 秋用两只手抓住金的肩膀,看着金的眼睛    “金,姐姐都想起来了。以后姐姐就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人,所以不要再骗姐姐你很好了,好吗?”   金沉默了 但还是回了句   “嗯,不会了”



以后,不会再被遗弃了



现在,几个人看着手上的六星芒都有点茫然,记忆里的画面两个身影重叠,真假难辨,水面上的薄玻璃有了丝丝破痕,六星芒的图案已经有一点残破



作者有话说

呀呼,卡米尔出场了,虽然只有一小会儿,别问我为什么秋姐这么快就回到金身边了,笑死,我也不知道,大概率是因为秋是第一金吹(?)让我想想……………………哦下一章,反派白月光上线!格瑞紫堂幻,凯莉回到金这边(鼓掌)ε(*・ω・)_/゚:・☆     ✌︎( ᐛ )✌︎    .・゚゚・(/ω\)・゚゚・.

病娇之恋 1

哈喽!没错,我这个文渣又开坑了,气死我了,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字,没保存,又要重新开始打字了,唉



呐呐,看标题都应该知道是那一类的呢,但是呢,在这里,我们的金宝并没有系统,因为在后期还是前期系统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然后嫌系统麻烦某个人就把系统给删了。是的,没错,就这么个简单的理由



这里说一下哈,我文笔渣,那里写的不好请说出来,不要用一些怼人的形式在评论区里阴阳怪气(你或许不会这么觉得,但是别人看着有木有怼人的语气就不一样了)还有,我个人写是按我自己的个信来写的,一般OOC都会比较严重,觉得不爽的左上角请



个人觉得病娇其实就是心理上有问题

就……好比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但是不敢表白,怕失去她/他(后面就用一个她代替了,因为我懒),但是又怕她会跟别人在一起,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心理上产生了极端,会产生极强的控制欲,占有欲,反正越到后面越危险(大概是这样,我也表达不清楚,反正病娇什么的很香)



那啥,这章里面呢,完全靠金宝一个人努力,(是的,没错,秋姐也喜欢上玛丽苏了,但是后来不喜欢了,后面的秋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弟控,个人感觉还是变态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后期吧,是的你没看错,我身为作者,连自己要写的人物性格有时候都搞不清楚>3<)



好了,以下正文



“啊!格瑞!你干什么!”金发碧眼的少年被绑在地上,但白发紫眸的少年却拿着刀在金的脸上狠狠的划开一道口子,伤口不大,但也不浅,还是有少量血顺着少年白皙的脸上划过,流下一道妖艳的血痕,忽略掉伤口,这倒血痕倒是给少年带来了一丝异样美



但格瑞没时间欣赏这些,明明是竹马,但是在下手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现在这位白发少年正看着自己染血的白色手套“好脏啊,金,你说为什么会喜欢你呢?”眼底是压抑的爱恋,那爱恋浓郁倒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人淹没其中,但现在那双紫罗兰的眼睛的更多的是厌恶



“我,我不知道,我和她只是…………”金支支吾吾的回答,但格瑞身后的门被打开,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是什么?你以为她只把你当朋友吗?”女人的身形站在格瑞身边,和金一样的天蓝色眼眸厌恶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金



“姐…姐姐”这下金心里的疑惑更多了,“金,你不觉得……你只是一个多余的吗?”     “……我,我不知道,如果姐姐认为我是一个多余的人的话,那……我就是吧”金的声音越说越小,【果然,还是无法对姐姐生气啊,连憎恶都做不到】



嘉德罗斯,格瑞,雷狮,安迷修,凯莉,紫堂幻,你们下手还是轻些,毕竟是我唯一的至亲,至于之后?交给丹尼尔和我就行。



“好的,秋姐”异口同声,但在金听来没有什么区别,自己亲爱的姐姐要自己死,他又有什么理由不从呢?   于是,金微笑着看着面前这几个人慢慢的肢解自己“啊啊,来吧,死亡的快感,多好,不用再被欺负了,我可以一直休息下去了,难道不好吗?



之后,一处小山包上,金发少年手捧向日葵的黑白照片嵌在墓碑上,没有任何人来这里,没有花朵,只有风声,对外界来说,金只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会影响任何人



在哪位叫做霖忆沈的淡紫色发丝淡蓝色眼睛的少女来这里之后都不是这样的。那时候,金生活的很快乐,姐姐的宠爱,朋友关心,那一样不是让人嫉妒的,但偏偏在霖忆沈来之后一切就变了味



金再怎么努力,都比不上霖忆沈,一个人闷头苦练,逼着自己达到以前自己都没有想过的层次,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兴奋的把成绩单给朋友看时,基本上就那么几句“嗯,哦,很棒,很好的成绩”金当时因为这些还开心了好久,但霖忆沈呢?没有进步反而倒退的时候,一堆人安慰她,进步才一名,一堆人不停的夸她,别人金不管,但是自己姐姐也忽略自己,这是绝对不行的,近乎疯狂的修炼,却被所有人否决,其中还包括姐姐,金放弃了,自暴自弃,任人欺负,鲜活的少年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无人接受的傀儡



黑暗里,霖忆沈看着自暴自弃的金,洋溢起微笑,“终于,只差一段时间我就可以永远代替你了啊,金”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现在金消失了,她的愿望也实现了???



【醒醒,我的孩子】“谁,是谁在说话”   【我的孩子,对不起,是我的疏忽】  “为什么要道歉啊”  【因为我      “病毒”才会到你所在的世界,所以,一切将会重来,孩子,这一次,命运  ————在你手里】“命运——在 ,我手里?”



白光闪过,金缓慢睁开了眼睛,起身看了看时间5:00    “这个时间?”又看了看日期5.14“今天要上课,算了,起床吧。”金现在根本就没有睡意

要想避免上一世的命运重现,唯一的办法就是离霖忆沈远点,离他们远点,处了姐姐


                                        学校


“金同学,学校有规定,不允许带鸭舌帽进学校”安迷修皱了皱眉,“念你是初犯,这一次在下就不扣分了”   “好的”    金趁着这一小段时间细致观察了一下安迷修【没有什么大差别,就是眼睛里蕴含的眼神……很危险,不过,反正又不是对我,大不了离远点就是】“安迷修前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好。”   



刚到教室,金就被嘉德罗斯的爆炸发言给吓到了“渣渣!给霖忆沈道歉!”金无奈的揉了揉自己可怜耳朵“嘉德罗斯,让我道歉又不是什么世纪难题,你声音小点会死啊?”嘉德罗斯则是一脸奇怪的看着金,在嘉德罗斯奇怪的眼神下,金给霖忆沈鞠了一躬顺带一句“对不起,请原谅”但金在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个【妈耶,一个两个都沦陷了,我得离这群疯子远点】而霖忆沈为了维持自己的圣母形象只得“原谅”金



金现在遵循的就是,你让我做啥我就做啥,只要不过分就行,本来霖忆沈就是一个圣母形象,不会过分为难金,再加上要应付嘉德罗斯他们,时间这么一算就更少了,所以金下课我能躲就躲,躲不过我装弱小。反正我就这样,看你们挣,谁赢了我替谁高兴,行吧,也不碍着您们的眼,就这样互不相干,放假吗?宅家里,不买东西不出门最大限度的将能遇见霖忆沈的可能性降低(咸鱼不香吗?)



然而,就这样还没有过一周,是个人都看出了,金他在故意躲着嘉德罗斯他们,“渣渣!渣渣!渣渣!”金快受不了“停停停,嘴下留情,嘉德罗斯”金一遍说着一遍揉耳朵,“再这样叫下去我耳朵要聋了”     “渍,渣渣,这段时间为什么要躲着我们”嘉德罗斯用他那王者的眼神看着金,金则是露出一脸烦意“嘉德罗斯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刁难小的了”说着还双手和十给嘉德罗斯摆了几摆“小的现在就想当一个宅男,什么也不想管,也不在这里碍着您的眼,行不?”嘉德罗斯虽然说有些吃惊,但看着金半天也没说什么,霖忆沈担心金会抢走嘉德罗斯,本来还想去给金找点麻烦。然而接下来的事所有人都懵了



“渣渣!你是不是喜欢护着格瑞”    “不是”金回答的叫一个干脆利落眼不眨心不跳,这下不止嘉德罗斯懵了,霖忆沈,格瑞那是直接石化在了原地,什么叫不是,难道格瑞不是金喜欢的人,身边的人都如此想着。金似乎是明白别人在想什么“之前护着格瑞是因为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叫喜欢护着”



好像,没什么问题哈,但是格瑞就感觉不对,在金说出“不是”的时候,格瑞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随后就是不喜,不安涌上心头,连心跳都快了一点,这种感觉他还没适应,干脆去厕所洗洗脸再回来,霖忆沈看见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盯着金看,眸子里的阴郁好像下一刻就能将金完全吞噬,直到格瑞回来才消失。



霖忆漓看见格瑞回来,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格瑞怎么了“没什么,单纯想上厕所”   “那你脸上的水是那里来的”    “脸上沾了点脏东西,洗了一下”  霖忆沈听完,也没感觉那里不对,毕竟那也确实是格瑞会做的事【我到底在想什么,金那家伙现在根本不可能比的过我】格瑞在霖忆沈凑近的那一刻感觉到了不对劲,然后那一丝不对劲的感觉稍纵即逝,格瑞也没办法说自己感觉错了,所以干脆不管了



【我的能力比金不知道强了多少,他怎么可能改变我在人身上施下的元力,真是多虑】然后霖忆沈开心的跟别人聊起来天来,没有再多想



【一切,都将改变,“病毒”将会清除】神的神谕真是愈来愈看不懂了,蓝色发丝的少女用自己柠檬绿的眼睛看着金“被神所选择的孩子,能否将这一切拉回正规呢?未来,不止一个模样啊


下一话预告:病娇秋,雷狮,卡米尔出场,众人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密秘也会揭晓


作者有话说

OOC的路上愈走愈远,回不来了。但是我在后面想先虐F4他们(本来金就不可能对秋生气,知道真相更不可能对秋生气)我就是想让F4追妻火葬场嘿嘿。